宿舍惊魂:一具血尸躺在床上

清竹 校园鬼话 2020-10-10 10:09 167

摘要:大学的时候,我很幸运,因为轮到我这一届的新生,都住进了新的宿舍楼里。并且专业相同,班级相同,所以很容易就混熟。开学都会军训,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班里近70个人,刚...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大学的时候,我很幸运,因为轮到我这一届的新生,都住进了新的宿舍楼里。并且专业相同,班级相同,所以很容易就混熟。

开学都会军训,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班里近70个人,刚好一个班,作为一个班,人数算很多了。如果再多个十人左右可能就会分成两个班。不过这样子我们互相之间也更加熟络。军训的时候更是打成一团。

我以前是理科班,但是学习成绩不好,还是个宅男,但是喜欢自己一些体能锻炼,所以身体普遍运动能力都高于普通人,特别是力气方面。班里和我一样体格的也就两个人。

一位是比我们大两岁的,因为当过兵,所以现在才来入学,另一位就是单纯的肌肉控了,很喜欢健身身体能力和美观度肯定比我俩要好上不少。

军训的时候因此可以完全没压力,当然是说我们三人。

两三天过去了,只是多多少少有点疲惫,但都可以接受,在期间,我们班居然还和隔壁一个女生班混一起军训,班里有两个特别靓丽的妹子。

作为母胎单身的刚铁直男,我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那妹子。只是有好几次,我刚瞄一眼其中一个所谓男生称呼为微胖性感类型的妹子时,发现她也往我这边看,我也没往心里去,毕竟我自己承认自己身高和外观都过得去,相互看一下也没啥。

晚上照常回到宿舍洗洗澡休息,舍友身体能力不行,一睡着呼噜声震天般的响。

我是无所谓的,我从小睡眠质量奇好,怎么样都睡得着。可是今晚却是个例外,躺着好一会才睡着。

半夜我突然醒来,居然还是想小解那种,我很奇怪,从小我基本就没几回半夜起来夜尿的,但是也没多想,而且人睡的迷迷糊糊,什么都漠不关心,爬下床就上厕所

解决完准备睡觉时,我看了下宿舍窗外,黑漆漆的。而且我们宿舍虽然新的,确起了一个封闭式的宿舍楼,旧的宿舍楼窗外面就是小院子那种,我们外面却是走廊,结构布局有点压抑。而且在我睡觉的地方很容易看到玻璃窗外走廊以及被看到。(以至于后来我们都用a4纸粘住防止被看到)

我不知道为何想打开宿舍铁门看一眼外面走廊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可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过去了,感觉自己有点神经,爬上床就睡觉了。

睡着后依稀觉得窗户外有个人影走过,但是在我这个位置停顿了一下。

军训的第七天,下雨,而且还是倾盆大雨,一群人欢呼跃雀。我站在遮雨的地方望着远处发呆。因为遮雨的地方很小,但是人多,人群一不小心就把一两个人挤过来我这里,我被轻轻撞了一下,看了一眼发现是那个微胖妹子被挤得我这边,她忙说声对不起。我摇了摇头没出声,虽然心里有点小激动。

这雨直接下了半天,回到宿舍已经下午六点了,吃了饭,舍友还是边喊累边洗澡躺下。我看着外面的雨云越来越密集,仿要盖下来似的。心中有点不安。

突然一道惊雷落下,我从发呆清醒过来,转头看向宿舍阳台那窗户有没有雨刮进来,结果下一刻,看到一个如同巨人观膨胀的血人被吊在阳台不锈钢的晾衣架上,睁着超出人类规模的眼球看着我,准确是看着我的宿舍,因为他眼珠子使劲往上翻着,我瞳孔一缩,一句卧槽骂出声,一眨眼,再看一下,没了,什么都没了。仿佛刚才是幻觉一般。舍友转过头疑惑的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可能看错了。

宿舍这时候只有两个人,另外两个出去了没回来。

我鼓起勇气走向阳台,看来看去一无所获。

半夜睡觉又醒来一次,我先看了眼阳台,没人,心里舒了口气,上了个厕所,回到床上,总觉得哪里不对。看了下四周,然后看了眼靠着我这边的窗外,感觉有个黑影一闪而逝。我突然觉得,不会有贼吧。

心里一惊,如果有贼可不妙,个个睡的那么死。宿舍都是上床下桌,我直接从床上翻身蹦下来,光着脚没什么声音,贴着铁门,慢慢拉着铁栓,如果开门有贼,一出去就给他揍顿死的先。

小心翼翼,铁栓开了,我猛的把门一开,冲出去立刻张望,果然发现有个黑影已在宿舍楼门口懵了一下,立刻逃去。离我已有近十米。

来了还想走么,我俯身一下,窜了出去,而且光着脚,出去后,发现对方速度并不快,才跑到宿舍楼外面的校道里,我一用力冲刺过去,边抓住它的肩膀边大喊,再跑劳资现在报警!

它明显慌了一下,而且感觉很轻,被我这么一推摔倒在地,才发现他带着帽子,帽子一掉地上,一头长发飘了出来。

女的!!

我去,我吓了一跳,这里还有女小偷。

她慌忙用手遮着脸,在地上往后挪,嘴里慌慌张张说着,别报警别报警。

我总觉得声音有点熟悉,毕竟上了大学能和女生说上话也没有一次,唯一一次还是那句对不起,接着路灯一看,果然是她。

虽然很笨拙着用手遮着脸,但还是被我很容易辨认出来了,毕竟一个大美女谁不会仔细看过,咳咳。

你在干什么,我很疑惑。

她回到断断续续,总说不到要点上,唯一一句就是说看看你们男生宿舍什么样子的。

我无语=_=,这尼玛女痴汉吧。

我说你再不说实话我就拍你下来报警了。虽然面对这个萌妹子我这样子威胁感觉挺直男的。不过也是为了好奇。

她看了看黑乎乎的四周,特别是我宿舍的方向,一下子站起来,拉着我到一个角落,小声的问,我最近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情。

我看痴汉的眼神看着她说奇怪的人就站在我面前。

她噎住了,尴尬说着,那还有呢。

我思考了下,之前看到个吊死类的虽然只有一瞬间,要不要说呢。

她看到我在思考,也不出声,乖乖的在等着。

我叹了口气,说我有点看到点灵异的东西算么。

她一听,居然眼睛一亮,忙问我看到什么了。

我复述了下当时看到的。

她听着听着居然哭了。

我问她怎么了,她这才肯慢慢说出来。

新宿舍楼在之前是旧的宿舍楼,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但并不是密封式的。

她有个姐姐,比她大四岁,上了这所大学。并且住的宿舍和我的很接近,以前宿舍还很小,所以我现在的宿舍相当于以前一个半的大小。

姐姐上了大学后,配到的舍友刚好是三个难相处的,一个混社会的,一个靠关系的有钱的,最后一个性格很会拍马屁。

一开学性格内向的姐姐就容易被孤立,另外三人看到她容易欺负,就整天开她玩笑。久而久之,越来越过分,偷钱都有。她姐姐也觉得算了,搬出去住会好受点。

这时候她姐姐已有了男朋友,男朋友和她一起的时候确总有意无意说着她宿舍里一个混社会的妹子性格还行之类的。

她姐姐由于上了大学后处处受欺负,心里毫无安全感,遇到男朋友后觉得只有他对自己好,对他百依百顺。

两人恋爱一直停留在牵手,接吻都不敢,主要是她姐姐太过于纯情。

某一天她姐姐有课要出去。上到课一半肚子剧痛,跟老师请假回宿舍拿药。

回到宿舍门口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时候面对走廊并没有窗户,她姐姐以为是舍友在摆弄什么东西。一开门,整个人愣住了。

看见他男朋友和自己那位混社会的太妹舍友在自己的床上那啥。

他姐姐几乎崩溃,站着不敢动,她男朋友光着身子过来拉她进去反锁了房间,威胁她别说出去,并且动手要那啥她。

她姐姐疯狂求救,但舍友当看不到。

一天后,她姐姐想上吊自杀在宿舍里。但被舍友看到了给拖了下来,并且骂她不准死在这里给她们添麻烦。

第二天,有人发现两公里外的河里飘着一副身体膨胀的女尸。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听后很难受,没想到身边居然有这么惨的事情。

萌妹子跟我道别,说发现奇怪的事情后通知她,因为她里总梦到自己的姐姐,跟她说自己很难受,想去看看自己的妹妹。

我回到宿舍,已经凌晨三点,过去了才一个小时不到。

我刚锁上门,转身打算上床,可是眼前的东西还是把我吓呆了。

一具膨胀的血尸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很恶心,极度恶心,泛白的眼球就要爆出来,全身一丝不挂,身上的皮肤如糜烂般往下掉着血水,嘴张到一个奇怪的角度露出那紫色的舌头,脖子承受不住重量往下拖着,就要在我面前烂开一样。

我全身汗毛炸立。往后退,想开门出去,发现门好像粘死了一样。我不敢再看,转头面对着门和墙壁。

咚一声。如同一个装满水的烂麻袋摔落地上的感觉。紧接着一声声踏踏声传来。我虽然面对着门,可是能感觉到她正在向我慢慢爬来。

啊!我怒吼一声,舍友居然像完全听不到一样死睡着。

我突然茫然无助,这时后面传来一声:男人都给我死!

一句恶毒的话传过来,那嘶哑的喉咙下一刻就会喊破一般。

我大喊:卧槽,别过来啊,我这三好公民吃好玩好睡好就没得罪过人。

边乱喊啊啊声,边贴门上不敢往后看。

可是后面踏踏声越来越近,如同催命符一般,我在极度恐惧中,仿佛心中有什么打破了。

蹲下身,两手从地上的门缝抓住门身,往上板,企图硬生生把门从墙上拆下来。

人在紧急之中潜能确实爆炸,加上我的力气也大。一边恐惧的大喊,一边用力的扳门。

轰一声,墙上的螺丝应声被挤压歪掉,我死命的往上提,不顾一切。

身后突然感觉被一只软糯糯的冰凉手掌按在背上。

我惊的再发全力,门固定在水泥墙边的螺丝全部崩掉,整个门哐一声被我怼了起来,我收力不及,往前摔了出去,还被从上面掉下的门撞了下后背。

那只手也缩了回去,我立刻连滚带爬跑了出去。舍友都管不上了。

第二天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过得夜,看到阳光射在脸上,行尸走肉般回到宿舍。

舍友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我才知道昨晚他们突然被我吵醒,看到我一个人把门给强拆下来瞎跑了出去,现在叫了维修工在修门。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回了句对不起,下次请吃饭。在一群人奇怪的目光中换好衣服洗把脸,出门了。

我真的慌了,今天是军训最后一天,我一军训完就拉着萌妹子跑,一群人看到我,嫉妒到想杀了我,一群人还在吹口哨。

我没心情想这么多,一口气跑回自己宿舍附近,才发现后面的妹子已被我拉的跑的喘不上气。

我忙说对不起,急急忙忙跟她抱歉好几次。

她花了好几分钟缓过气来说没事。

我把昨晚后半夜的事情和她说了。

她听后,过了半晌,说:今晚让你的舍友在外面过一晚,我尽量试试。

在我哀求下,舍友终于离开了,临走前,他们还语重心长的说,场地给你了,不要负了人家。

我懵了半晌,也没管立刻回去。

和她去饭堂吃了饭,就静待夜晚,毕竟是她说要等晚上的,12点后。

我不会和女孩子聊天,尬了半晌,玩起了手机。她性格也很内向,也玩起了手机。过了一会我跟她说先休息下,不然一会会困。

她答应下来眯会。

12点很快到了,我调了闹钟醒来,看到她跪在宿舍中间的地上,望着阳台方向,喃喃自语。时而情绪激动,时而抽泣。我待在角落盘坐下来,默默不语。

1点,她还在细细说着,仿佛遇见很久不见的人,倾诉着多年的故事。

2点,突然她磕头,嘴里说着放过我们宿舍的男生,不要再祸害无辜人。不知道在哪拿出一个香炉,点燃了一只香。

冒出的烟徐徐往阳台飘去,看得我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好半晌,萌妹子再磕了三次头,站了起来,拉着我出了门。

一路上她什么都没说,我也没出声。

突然她笑了,边哭边笑。我感觉哪里不对,可是说不上来。刚想着她突然昏倒在地上。

我吓了一跳,扶她起来,想了想,扶到女生宿舍那边,叫醒了在半睡的保安,让她舍友半夜接了回去。

我不敢回宿舍,待到早上。

回到宿舍一看,地上有一摊血水,很腥臭,仿佛有具尸体被原来摆在那流出来的一样。

我打扫了卫生,舍友回来却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外面过了夜。

我也很奇怪,但没多说,心中的不安感觉暂时没了。

是暂时。感觉如果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会在这宿舍死的很惨。我默默对着阳台拜了一拜。

军需结束了,最后这天是军训表演,不用训练。算是总结会。

很远看到了萌妹子和她的同学有说有笑走了过来。我随意打了声招呼。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仿佛不认识我一样,和我舍友一样的神情。

我喉咙仿佛噎着什么一样难受。叹了口气。

她的同学还推搡着笑她是不是在哪骗到手的男朋友,搞得她脸红的跟苹果似的。

看来她说自己姐姐纯情,她自己也不例外啊。

事情告一段落了,我自己并不喜欢惹是生非,既然有意让人遗忘掉这段事情,我也不会强加干涉。继续过着咸鱼的生活。

之后和萌妹子也没什么交集,最多互相看了两眼,或者上课能碰到下,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她身上有些什么东西,但是总感觉并没有危险,第二年暑假后,第三年开始我就要实习了,毕业时萌妹子过来,脸都憋红了,小心翼翼地说,我们之前是认识么。

我张了下口,不知道说什么。

回了一句:你的姐姐在一直保护你哦。

@以头抢地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