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梦中走阴

清竹 真实经历 2020-11-01 19:21 98

摘要:梦中阴间走一遭我去过阴间,让我彻底相信阴曹地府和阴差的存在。我奉劝各位,人生在世一定要多做善事,否则届时阳寿尽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这都说不准呢。前两年我还没大...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中阴间走一遭


我去过阴间,让我彻底相信阴曹地府和阴差的存在。

我奉劝各位,人生在世一定要多做善事,否则届时阳寿尽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这都说不准呢。

前两年我还没大学毕业的时候,那天是十一大假的收尾,7号我从家回到宿舍,半夜睡觉做了个梦,很清晰很逼真。

当时梦到自己身处一片荒野,孤零零的站着,天是半黑不黑的,周围是很矮的荒山和雾蒙蒙的一片,想看清却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个大概,一棵树都没有,死气沉沉又荒凉,整个色调都是让人压抑的蓝灰。

但是我心里却一点都不压抑,按理说在这种情境下应该害怕才是,可我却异常的平静,语言有些匮乏,实在形容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所有情绪都被抽离,感知不到任何东西,活了20多年从未有过那样的感受。

我呆在那站了不知道多久,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不在梦里走一走,就傻傻站在那。

这时,从我身后远远的走过来两个人,我记得很清楚,我从左边转头转身看他们,一直盯着他们看,一样的看不清,只能看个大概,是两个男人,穿着一身类似于清朝的官服,具体的衣服看不清,也看不清长相、表情什么的,好像有什么力量刻意不让我看清楚。

我内心非常平静,潜意识里好像知道他们不会伤害我,依然感知不到任何情绪。

就在他们朝我走来时,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告诉我说:“你现在在阴间,你不要害怕,我们把你叫下来,是因为让你来送人的,送完人我们就带你上去,不要害怕。”

其实也不算是声音,更像一种心灵交流,就好像电影字幕一样,这些字一个一个闪过我的脑子,我觉得他们是在用意识跟我交流。

然后他俩走到我身边时,又用意识告诉我:“你现在跟我们走,我们带你去送人。”

他们是路过我的时候告诉我的,没有停留,一直在往前走,我听了他们的话就跟着走,从两人走路变成了三人行,我跟着他俩走呀走,不知走了多久,我的记忆就慢慢模糊了,不知道后面还发生了什么,突然醒了,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我们仨在走路。

而且当时醒来是那种突然坐起来的惊醒,眼睛睁的大大的,完全没有困意,一看手机半夜五点多。

我坐在床上回味了半天,仔细推敲刚才的梦,我能确定刚才就是真的下去了,因为梦里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逼真了。

很可惜,醒来之后只有后怕,想想梦里身处的场景和那两个人,我快吓死了,再也没有梦里那种平静感了。

我心想,不对啊,我去送什么人啊?光让我站那,让我走路,我都没见到人就把我带上来了?送谁啊?

突然想到,我舅爷爷10月1号去世了,那天是10.7号晚上,其实应该算是8号的凌晨了,刚好是舅爷爷的头七。

哎,可是我都没有见到他,为什么不能看一眼再送我上来,为什么要抹去我后半部分的记忆呢。

哎,希望我的舅爷爷能往生极乐世界,在那边过的幸福安康。

后来又在网上有幸遇到一个人,他懂点这方面的事,聊了聊。

他说我那次下阴,那两个带着我走路的阴差其实是在保护我,类似于护送吧,活人的气场跟下面的气场格格不入,下去了就会被别的东西注意到,然后那些东西就会跑过来围住我,甚至可能会伤害我。

之所以我当时看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是因为阴差把我周围那些东西都屏蔽了,让我看不见他们,他们也感知不到我,这样我就不会害怕,也不会伤害到我的元气,类似于给我设置了一个保护膜把我包裹起来。

阴差应该还把我的情绪都屏蔽了,让我什么都感受不到。那次我的任务就是下去送我舅爷爷,他俩的任务就是护送我。

他说,应该是我舅爷爷过世的时候舍不得我,给地府的官差们请求头七的时候让我送送他,官差们考虑我舅爷爷一辈子都是个好人,也就同意了舅爷爷这个特殊请求,所以派了两个阴差带我下去并且一路护送,屏蔽了我的情绪和眼睛,一般下去一趟再上来会伤到人的元气,有可能会发烧生病,反正就是不太好,但那次醒来之后我什么事都没有。

想我舅爷爷了。一个拄着拐,佝偻着背,总背着几个哥哥弟弟偷偷给我这个小女娃塞钱的小老头


鬼压床


我这人身子有些弱,别人说我的八字与玄学有缘,就有点招那些东西,从小到大经历过太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慢慢就相信鬼神这一说了。

我记得有那种半夜来找我的呼吸声,一呼一吸,清清楚楚就在耳后,不是幻听,那声音缠了我将近一个月,只要我父母去遛了、家里没人了,或者半夜都睡下了,它就出现了。

还有一次,我一个人睡午觉时看到有个女的趴在我身上摇头晃脑的对着我耳朵说话,她的头发湿漉漉一缕一缕的,不知是头发湿了还是太脏了。

说说我的心里阴影吧,那个女人

高二那年去外地学音乐,跟同学合租,父母不在身边。

那天同学去上课了,我一个人在家睡午觉,侧躺,突然醒了,眼睛半睁,眼珠子还能转,能看到自己的手臂、窗户、桌子、还有桌上的可乐,但是梦魇了动不了。为啥要描述我看到的细节?因为我睡觉前可记不得桌子上有什么东西,摆在哪里,所以可以排除我做梦自己吓自己的可能,而且当时我还是无神论者。

与此同时,我眼珠子转过来,余光看到在我身上趴了个女人,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头发是到脖子长度的短发,一缕一缕的,应该是很久没洗的那种,要不就是湿漉漉的那种。它对着我的脑袋,摇头晃脑,幅度特别大,同时有几缕脏发散落下来,在我脸部摩擦,嘴巴对着我的耳朵,语速特别快的给我说他妈的鬼语

我汗毛比较长,它对我说语时,我眼睛睁的大大的,看到自己胳膊上所有汗毛全部炸起,鸡皮疙瘩一粒一粒。

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吗?

老男人吐痰从嗓子眼发出的“He”音➕奇奇怪怪舌头抖动的声音➕嘴巴里口水翻动的声音

随机排列组合在一起,完全听不清一个字,语速贼快,声音还贼大,我都怀疑它的舌头是不是还抽空舔了我。

那鬼语听一次真的生无可恋,发生这事是2014年,后来上大学了,16年韩国出了个鬼片,昆池岩,我跟舍友一起看的,电影结尾突然出来那个rap女,我直接吓哭,一下把我带入回了那个中午。

那感觉真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rap女说的内容没有嗓子眼的He音,听起来大部分是嘴皮子在发声,倒没那么恐怖,与趴我身上的那个鬼语女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那个大部分是嗓子眼在哈气,恐怖极了。我平时胆子多大的一个人,半夜一个人在家也能看咒怨,基本也从来不哭,当时直接给我吓的眼泪止不住的打转。

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身鸡皮疙瘩,后来每次给我身边朋友们模仿它的鬼语,朋友们都被吓的一身鸡皮疙瘩。


呼吸声


呼吸声那个倒不是多恐怖,高一发生的事儿。

第一次听见是晚上,一个人在家拉屎时听到的。

这厮偷看我上厕所 ^_^

爸妈去遛狗了,所以狗狗也不在家,记得很清楚,第二天是鬼节。正在方便,本来好好的,突然身后传来了呼吸声,一呼一吸,玩手机没当回事,过了一会觉得不对劲。回头去看,什么都无;伸手去空中抓,什么都无。(小时候胆子大,无神论者)

于是屏住呼吸仔细聆听,听了它七八声,真真切切,我依然不相信,心想会不会是水管子的声音?继续屏住呼吸听,转着脑袋听,各个角度听,反反复复听,至少听了它三十声吧,才开始害怕,根本没法不相信,赶紧跑去客厅了。

然后就忘了这事,当晚睡觉,一点多躺在床上玩手机,窗外本来很安静,不知怎么,一群流浪狗开始叫,突然身后又传来了呼吸声,这次又屏住呼吸听了几声,确定了,也没敢转身,僵着身子一动不动,在恐惧中睡着了。

醒来后给我爸妈说了这事,他们说我疑神疑鬼,也没当回事。当天是鬼节,晚上爸妈带着狗去给我爷爷烧纸了,我一个人在家写作业,这厮又来了,我听了两声确定后,立马跑了,后来就是断断续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来找了我七八次,隔几天来一次,晚上睡觉时来找我最多,我的心态也被这声音磨的从一开始的不害怕变成恐惧。


老太太跟小姨回了家


我小学那会,我小姨有几年为了减肥,把自己身子搞弱了,她朋友的妈妈,一个老太太,癌症去世了,不愿走就缠着我小姨,她当天参加完葬礼回来,第二天就犯病了。

当天,我小姨夫值夜班不在家。半夜四五点,有电话打到她家座机,座机会念号码,报出来的号码是她家座机自己的电话,她就没敢接,蒙着头继续睡。第二天就犯病了,喘不上气,抽风,眼睛是空的,跟她说话也不回应,就像变了个人。小姨夫着急啊,拉到各大医院检查,一切指标正常,没办法只能输氧。

隔三差五就犯病,一犯病就拉到医院,医生也没辙,每次去了就输氧,后来医院也不去了,拉了两个大氧气罐回家,一犯病就在家输氧。

找了个懂一点那事的中医看了看,说是那个老太太不愿走,从葬礼跟着我小姨回来了。原因应该是老太太生前住院的时候,小姨有一次去医院看她,一进门说:“阿姨我来看您了。” 老太太突然一抬头,把小姨吓了一跳(癌症晚期患者,可能模样有点恐怖,表情也不太自然)小姨当时可能被吓的有点微表情,老太太就记恨在心,没两天走了后就缠着小姨。

中医就给小姨针灸,喝中药,那时候我还小,很多事情大人不愿跟我说。我记得持续了将近一年,中医说小姨要在阳气重的地方呆着,所以几家子全来我家住,好几个男人,那段时间就没犯病。

有一天天气不好,阴雨连绵,大人们都出去上班了,只有我和姥姥还有小姨在家,突然就犯病了。小姨在我的床上,抖动,喘着粗气,用手捋自己的脖子,眼睛空洞又恐惧,我去抓她肩膀,她把我手打开,嘴巴嘟囔着别碰我,我和姥姥一直喊她,不应,只顾着自言自语。

当时我还小,很心疼我小姨,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很害怕,从没见过她这样,姥姥让我输氧,我就把旁边氧气罐的管子赶紧扯过来给她输氧,她一开始总不让碰,后来好不容易弄上,输了半小时也不见好,还是喘不上气,后来才知道,氧气只能输十几分钟,输多了会氧中毒。

这会大人们也赶回来了,都围着她,她还是老样子,实在没辙,就把那个中医喊来了,中医看了看她的眼睛,喊了几声名字,告诉我们:来晚了,这已经不是她了。

然后开始做法,不让小孩和老人看,我偷偷开门缝看,什么三根筷子立在碗里,什么扫地出门,什么一碗水一把菜刀,这些奇奇怪怪的做了很多,没多久我小姨就好了,完全正常了,她自己也记不得犯病时发生的事了。

后来把我家狗送给小姨养了,每天陪着她就不害怕了,现在这狗狗已经十四岁啦,还在小姨家。

@兆北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