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马仙看事儿真准

清竹 真实经历 2020-11-08 17:01 89

摘要:本人坐标东北,东北的灵异肯定离不开五大仙家,我讲述的内容就是我家与出马仙的一些陈年老事。首先我家是有供奉仙家的,每年过年的时候会烧香磕头,有一道保家仙给画的符箓...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本人坐标东北,东北的灵异肯定离不开五大仙家,我讲述的内容就是我家与出马仙的一些陈年老事。

首先我家是有供奉仙家的,每年过年的时候会烧香磕头,有一道保家仙给画的符箓。

具体长什么样我就不给大家看了,我也没拍过这个照片

起初的时候我是个无神论者,平时也不会去看恐怖片,我胆儿小,对于东北出马仙也只是在网络上了解过,但是毕竟没有进入到我的生活中,直到有那么一天,这个事物进入到了我的生活中。

我还能记得住的画面,我就分成段落来讲讲

一、初遇出马仙

大概是6年前,那时候和女朋友(现妻子)每天下班后会相约一起到离她家附近的公园去跑步,每次都是步行来回。

那天晚上也是一样,结束跑步后我们和往常一样步行回家换衣服,然后各回各家,但是我们没有选择每天都走的那条路,而是选择了另一条路(类似一个Y字型,两条路最后也都会汇合成一条路)。

我们只是想看看那条路上有没有什么饭店,小摊,因为是女朋友陪我跑步减肥,所以每天晚上我都会发一条朋友圈来打卡并且设置定位。

就当我们边走边逛的时候,我的微信响了,是我小弟发来的信息,他看到了我的朋友圈打卡,然后跟我说他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呢。

我是有疑问的,因为我女朋友的家离我家有点距离,我小弟和我在一个小区买的房子,而且这个时间做餐饮行业的小弟不应该出现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

我就很好奇就问他,我说为什么这个点你会在这附近呢?

他跟我说我爷好像是病了,现在在看大仙。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我爷生病不应该出现在医院吗,为什么去看大仙。

而且我爷是个老党员,两袖清风一身正气,难道也会信这个东西吗。

我转头就和我女朋友说,我小弟说爷爷在附近看大仙,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我女朋友刚开始是排斥的,因为她也是半个党员,觉得这种事情不想去,说可以先把她送回家然后让我自己去。

我也觉得这样也可以,然后就问了我小弟具体位置在哪,我们就用微信实时共享了位置。

这个时候第一个让我感到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我小弟的位置就在我前方50米处,用导航显示步行1分钟就能到。

我是有点蒙圈的,觉得不会这么巧吧,我就今天选择走这条路,结果我前方就是我的家人在的位置,然后我把导航信息给我女朋友看了看,说他们就在我们前面呢,这点子挺寸呐...

我女朋友说那反正也路过就去看一眼吧,我们走了没有一分钟就跟着导航到了一个小门市,门口是一个中医药馆的牌匾。

我刚开门就发现,我爸  我奶 我爷 我小弟,基本上家里的主要成员居然都在这,而这个中医馆还是我认识的一个爷爷开的,他和我的爷爷是旧识,是一个老中医,这就很尴尬了,我女朋友就挨个打招呼。

屋里的布局其实很简单,有两张床,类似那种可以躺在上面做推拿的,一个办公桌,墙上就是各种人体图那种,后面的屋子里能够明显的闻出来是在熬中药。

进屋之后我女朋友其实是害怕这个场面的,因为她没有见过,我也没见过,我就问了我小弟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小弟跟我说我爷最近犯困,很累,阴沉沉的。

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不阳光了,不积极向上了,这跟以往我对我爷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我爷那可是小区的“扛把子”带着一堆老头吃吃喝喝,游山玩水的主儿。

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是不理解的,这边我还在跟我小弟聊天时,我也用余光扫到了那位大仙儿,那是一个50岁左右的阿姨,盘腿坐在床上,身前放着3瓶白酒,有两瓶空了,面目不太和善,横眉冷目的感觉,嘴里念念有词,但不是东北方言,而且声音浑厚低沉,跟人不符。

因为我们是后去的,之前的一些事情我们也不太清楚,但是那位大仙儿斜着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这是个汉子。

然后又看了一眼我小弟,说了一句,你要好好孝敬你的长辈,心里有点数!

然后就开始看周围说,还有需要我打听的事儿吗,我爸说了一句没有了,然后大仙儿就开始嘴里说了一些完全听不懂的话,边说边低头,后来就没有声音了。

屋里特别的安静,再过了一会儿就看到她慢慢的揉搓自己的脸,然后抬头露出了笑容,看着我跟我打招呼,阿姨是知道我的名字的,这个时候她的声音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性声音,还很温柔的感觉。

然后经我爸的介绍说,我要管她叫声姑姑,然后屋里的气氛就跟拉家常一样,丝毫没有刚才的那种紧张感。

回头再看我爷,虽然依旧不是那么的精神,但是总感觉有人戳了他的心窝子一样,就好像人在过安检,被查了的底儿掉。

大家聊天也没过多久,我二叔来了,也就是我小弟的爸爸,我们的亲弟弟,应该是过来接一家人回家。

刚进屋之后我都没发现,刚才还叫姑姑的人,现在又有了新的身份,她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样,在床上蹦蹦跳跳,用那种口齿不清晰的语气在和我二叔说话,具体说什么记不清了,就感觉像一个小女孩看到自己哥哥回来了那种感觉,就围着我二叔嘻嘻哈哈。

对于我这种只在网上看过出马仙文章的人来看,我又是有点懵逼,感觉像在看演戏。

聊了没有多久,大家就都准备回家了,我二叔带着我小弟我爷我奶走,我爸带着我和我女朋友,先送她回了家,安顿好了之后,在回家的车上,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因为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有点打破了我的三观。

我爸就边开车边和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

原来我刚进屋的时候,我的那位第一次见面的姑姑是有仙儿上身的,说是一位白仙(刺猬),等到我二叔进屋的时候,那个蹦蹦跳跳的自称为小龙,是负责背人的,何为背人,就是他会把你想要找的人给你背过来,然后再次上身。

我就感觉我在听小说,然后我就问我爸,那我在屋里看我爷怎么蔫了呢。

我爸说,你还不了解你爷吗,年轻的时候当兵,坟地都住过,当官也是一身清廉,从不相信这种鬼神,刚才仙儿上身的是你爷的哥哥(已故)来找我爷了,你爷看到这种情况,当场就蒙了。

我说为啥确定那个就是我爷的哥哥呢,我爸说,在他小的时候,我爷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爷爷就已经去世了,而且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我的大爷是个哑巴,仙儿说把我爷的哥哥背来的时候,一上身,表情举止,打手语的动作在我爷看来,那就是他的亲哥哥,包括那时不时的咳嗽学的都是一模一样,所以我爷内心就有点动摇了,有点信这个事儿了。

后来仙儿把大爷爷送走后跟我爷说当年有一些错误的事情,大爷爷在下面很生气,所以要找人评评理,类似于那种冤案一样,最后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我爷的身体情况一天比一天好了,恢复到了小区“扛把子”的状态,从那以后也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种神奇的事情存在了。

二、亲眼看大仙查事儿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工作都很忙,可以说我是我的姥姥一手带大的,宠我宠的厉害,基本上想吃啥喝啥都是一句话的事儿,很舍得给我花钱,上学后我就回到了城市中生活,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聚在一起。

这件事是发生在我姥爷走后的一段时间,我记得我在上班的一天突然接到了我妈的电话,说我姥生病了有空去看看。

刚开始没觉得这个事儿有多么惊讶,毕竟老人岁数大了,但是后来和我妈聊天,我妈说你姥不认识人了,而且行为古怪,在家里总找打火机要点煤气罐。

当时我并没有多想,是不是因为姥爷走了,自己太孤单了,我还说我妈抽时间多去陪陪我姥。

直到有一天,我开车带我妈去我姥家,一进屋我就觉得怪,说不上来的怪,屋里很潮湿,没有什么人生活的味道。

我看到我姥的表情,我一度觉得她不像我姥姥,因为我姥姥从来不会有这样的表情,很阴森的表情,看人的眼睛都很吓人。

我就一直在和我姥姥说话,我说我来看你了,你还认不认识我,结果我姥姥并没有跟我说话,只是在屋里转,并且看谁的眼神都是那种充满了怀疑。

我也看到了我姥姥围着灶台找东西,动手去拧煤气炉,但是为了确保安全,我的舅舅已经把煤气阀给关了,根本打不着,家里所有的打火机、火柴也都被藏了起来,吃的基本上都是我那几个姨做好了送过来,轮流陪着我姥说话。

但是我姥姥始终一句话不说,如果用科学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应该是抑郁症的一种,可能还没有从我姥爷走的悲痛中走出来,但是老一辈的人就会觉得是不是冲着什么了,就想找仙儿去看看。

没错,就是我上文中提到的,我的那位仙家姑姑,通过我爸搭桥联系上了,约了时间,见了面。

我见了姑姑打了声招呼,长辈们就拉拉家常,没过多久,可能要开始了,就看见我的这位姑姑身前开始摆上了白酒、香烟(我们带过去的),突然我的姑姑盘腿低头,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再一抬头,没错,白仙来了。

还没等我们问,就看她直勾勾的盯着我姥姥,我姥姥也是在看着她,这时候白仙开始问我妈,我姥姥的名字。

在得知我姥姥名字后,嘴里又开始说一些我们都听不懂的话,然后突然看着我妈说,“你妈家我去看了,大道边第一家,前后院子三间房,屋后4棵樱桃树,头发挺多啊你家,你妈在家干啥不好,非得撩闲,人家来找了吧。”

听到这儿后,先不说我姥姥到底干了啥,就前面对于我姥家的描述就是百发百中,大马路下面第一家平房,一共三间,前面一间是我老姨开的理发店,后面是住人的。

然后一屋子人其实多多少少都有点惊讶,尤其是我妈,标准的说点啥都信的人,就扶着大仙说,你快给我妈看看吧,我好烟好酒的伺候你。

然后大仙哼了一声,转过头看向我的姥姥说,小常子,差不多得了,谁让你家那小的吓人家老太太的,我姥姥这个时候一声没说,就死死盯着我那个姑姑。

白仙说完我能听懂的话之后,又开始说“外语”,一边抽烟一边说,几分钟后,我终于听到了我姥姥说话了,就一个字“啊”。

然后白仙就在屋里说,这老太太在家收拾院子的时候看到 一条小花蛇,用铁锹给拍死直接扔后院树底下了,铲了几锹土给埋了,这长虫看自己家小的死了,气不过,就上了我姥姥的身。

后来大仙儿拿出一张很大的红纸,叠了好多层,然后徒手,注意是徒手开始撕,我看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不是正常人能有的力气,不信你们可以试试看,把A4纸叠成麻将大小,然后开始撕,跟手工课做窗花一样,不一会儿就撕完了。

告诉我妈回家把这个纸铺在床单下面,睡一个礼拜,顺便买两瓶好酒倒在后院的树下面,给人赔个不是。

交代完后,白仙就离开了,我姑姑就回来了,依然跟大家有说有笑,慈眉善目的,给我姥姥送回家之后,就准备听大仙的话,在树下烧纸钱,倒白酒,赔不是,然后回到屋里把那张红纸打开,发现原来撕出来的图案是一个大大的八卦。

再后来我姥姥也回来了,看见我笑容也有了,也从我姥爷的世界里走了出来,也不在农村住了,一日三餐一切如初,因为我姥姥从不吃肉,快80岁了一头黑发,从那以后我姥姥再也没有出现过那样的事情了。

@墨染Mor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