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时已惘然

清竹 平行世界 2020-12-06 13:52 109

摘要:关于平行世界的我。这,也就是我为什么特别喜欢瑞克和莫蒂的原因。不仅仅是喜欢瑞克永远秒杀一切的智商和能力。也不仅仅是赞同他对世间的认知。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平行世界...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关于平行世界的我。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特别喜欢瑞克和莫蒂的原因。不仅仅是喜欢瑞克永远秒杀一切的智商和能力。也不仅仅是赞同他对世间的认知。更重要的是。

我觉得平行世界真的存在。

这个故事要提及一个七年前不堪回首的往事。

当时的我已经初中辍学了两年。当时年龄还小。工作不好找。母亲在邻村托人给我找了一份送报纸的工作。一个月工资低的吓人。随后自己在市里看到了网吧的招聘信息。就去做了网管。

那时候也是爱玩游戏。整日待在网吧里。困了就睡椅子上。生活过得浑浑噩噩不知所谓。期间的同学也都不再联系。只有家人还隔三差五的打个电话。也只是在网吧里认识了一些年龄相仿经常来上网的人。

那时候唯一让我感到开心的事就是有个叫云丽的女孩隔三差五的一个人在网吧通宵打劲舞团。我上夜班的时候无聊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一来二去熟了就一起玩劲舞。累了就一起玩你画我猜。来上网通宵的人们经常能看到我两并排坐嬉戏打闹。老板知道后还留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也只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忽然有一天堂弟打来电话给我哭诉。说学校里有人欺负他。踩他的课桌找他麻烦。说句实话我跟他并没有多深兄弟情义。我也对我小姨对我家人的态度嗤之以鼻。但当时处在行尸走肉阶段。除了上网也没有别的事做。便一口应下帮他教训回来。打了几个电话给那些所谓的朋友。但提起此事需要帮助却都支支吾吾敷衍了事。轻哼了一声也没觉得多意外。跟老板请了假。把老板用来防止有人来店里闹事的甩棍借了出来。揣在外套内侧就只身去了堂弟所在的学校。

堂弟先他们一步出了校园。旁边跟着两三个和他玩的不错的同学。看到我时抹了抹眼角却也难以遮掩哭过的痕迹。我扔下了手里还剩的半节烟头走了过去。

“欺负你的人有几个。”

我边问边摸了摸衣服里的甩棍。这样会让我感觉稍许的安心。

“有两三个。但他们还有别的玩的好的同学。人不少。有六七个。他们知道我给你打了电话。”

我可以听出堂弟语气中透露出的愤怒和委屈。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扶正了他的书包。并跟他一起出校的小伙伴们说。

“你们愿意帮他这个忙?”

他们面面相觑。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说心里不紧张是假的。但更多的是保护欲。堂弟虽然只比我小一岁。我也不是很在乎。我又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带着他们走到了学校对面的公园等欺负他的那些人出现。

大概半个小时后。天慢慢的黑下来。公园里已经零零散散没了什么人。只有六七个学生模样的人晃晃悠悠走了过来。我唾了一口唾沫问道。

“就是他们欺负你?”

“就是他们就是他们!”

堂弟的同学抢在堂弟前低呼了一声。

我站起身。手有些发抖。但还是掏出了甩棍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刚跑两步便发现了不对劲。有一个稍矮一点的小子在包里翻出了一把水果刀。我内心一惊。略过一丝胆怯。骂了句娘。这帮孩子上学怎么有这东西。后来仔细想想。可能他们来的这么晚就是去准备这玩意儿。一咬牙便和堂弟他们冲进了人群……

这场闹剧以我的脖子流血开始收场。当时我并没有发现。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些闹事的脸上写满了害怕。嘈杂的捡起地上散落的书包和砍刀一哄而散。堂弟把我从地上扶起。惊慌的说

“哥!你脖子上流血了!”

我低头一看地上的一小片草丛已经是鲜红色。脖子还在滴血。我皱了皱眉头。摸了一把脖子。可以摸到伤口。还很长。在左侧下巴到脖子。大概一节小拇指那么长。血液的粘稠在手上显得那么的引人注目。我擦了擦手。用纸捂着脖子。问堂弟和他的同学有没有事。刚问完我堂弟就哭了起来。可能被我的伤口吓坏了。

我还是很平静的点了一根香烟。说

“快和同学回去吧。太晚了回去小姨要说你了。”

“哥……”

我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堂弟哭着显得不知所措。我拍了一下他的背。

“快去吧。”

看着他们有些踉跄的消失在人海里。自己转身去了一个就近的小诊所。当时的诊所还有打针缝针的权利。我松开手让诊所医生看伤口。他的眼神很复杂。为难的说离动脉很近让我去大医院看看。我出了门。看着夜空那些比平时都明亮的星星。思绪很乱。也没去医院。就这样一路捂着伤口回到了网吧。

刚要进网吧。就看到云丽在门口迎了过来。

“小天今天去哪玩了。都没见到你。怎么看起来还不高兴的。哎?你衣服上怎么有血!你捂着脖子干什么!给我看看!”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拉着我胳膊要看我的伤口。

“没事没事……就不小心……”

“什么没事!留这么多血还没事!快跟我去医院!”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我这么上心。我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内心的坚强被打的稀碎。也不知道有意无意她拉着我的手就走去了医院。在医院里看她为了我的事忙前忙后。我眼泪就守不住最后的倔强留了下来。

“是不是太疼了?”她望着我。语气里透着温柔和关切。

“没……没有。就眼睛不舒服……”

“你啊你!多危险呀!医生说差一点就动脉了知道吗?真不让人放心。还打架。他们有刀你跑啊跟他们打什么……”

没等她说完我就使神差的抓紧了她的手。她有些害羞。就陪我静静地坐着等处理。

从那以后她就做了我的女朋友。生活有了她之后变得乐观了起来。我开始积极向上。换了一份靠谱的工作。两个人租了一套公寓。不是很大。但是布置的很温馨。直到后来我们再次提及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了。我躺在她的腿上休息听她回忆。

“还记得你脖子上那难看的疤吗。要不是你当时把我推开。楼上的花盆掉下来。那疤就在我的脖子上了。当时真是多亏你了。”

“什么花盆?我脖子上的疤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疑惑不解。

她摸着我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傻瓜你忘了。当时网吧二楼保洁阿姨打扫窗台的时候把花盆不小心打下来了。当时啊。可把她吓坏了……”

“不对不对。我这个疤是当时我堂弟打架留下的。”

“你又逗我开心。你真好。”她低下头给了我一个吻。

我内心充满疑问。带着疑问通过电话反复和堂弟确认这件事。但堂弟给我的回答却让我不能平静。

“我没喊过你打架啊。我怎么会喊你帮我打架。”

“就你上职高那会儿有人欺负你的时候……你……”

“大哥。什么时候六中也算职高了。谁敢欺负我啊。我高中那会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高一到高三那可都是我的主场……”

我没听完他滔滔不绝的自夸便挂断了电话。之后也跟女朋友提及了很多次这个疤痕。也还是一样的回答。

我试着去找过之前的诊所。但站在那里我楞了很久。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超市。

我不知道是我走进的诊所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宇宙还是走出诊所的那一刻走进了另外一个时空。这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然不是那么的重要了。最起码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只是偶尔摸着自己脖子上的疤感觉会有些异样。或许我只是停留在了那个时刻。

再或许。我倒在了那片血色的草丛里。再也没站起来。

原创@Rick-137c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