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生下的娃娃开口说话

清竹 真实经历 2020-12-10 19:24 185

摘要:这是发生在我姥姥村的事。姥姥今年快90岁了,这是她讲给我的。姥姥的娘家是一个大镇——樊家庄,每逢五、十是大集,因为靠着运河,平日里在镇上的码头上也经常有停靠的船...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投胎


这是发生在我姥姥村的事。

姥姥今年快90岁了,这是她讲给我的。

姥姥的娘家是一个大镇——樊家庄,每逢五、十是大集,因为靠着运河,平日里在镇上的码头上也经常有停靠的船只,从船上来的商贩在镇上采买东西,或者过一夜歇歇脚,即使不是逢五排十的大集,大街上也很多商贩。

樊家庄的人大多数都姓樊,也就是整个村子是一个老祖宗。传说当年一个将军负伤,在此地留了下来,这位姓樊的将军有五个儿子,随着村子的人口越来越多,不知道从什么年代起就分了东院、西院、南院、北院、中院。如果村里哪家有了红白事,五个院的各办各的。

姥姥家是西院的。她的一个侄子叫樊大猛,这个大猛人如其名身材高大、膀大腰圆的,是在村里打铁的,为人实在,用现在的话说是个憨憨。大猛家是世代的打铁的,他家的镰刀耐用,这个在附近的十里八乡的都非常有名。

樊大猛的媳妇巧珍是邻村的,巧珍的父母在樊家庄开了一个茶叶铺。巧珍随父母在镇上长大的,这个北方挨着运河的小镇,南来北往的人也不算少。人过一百,形形色色。哪个经商的口才不好呢,可巧珍偏偏看上了木讷的打铁匠大猛。巧珍的父母对大猛也十分满意,这个小伙子有手艺,闺女出嫁后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不至于挨饿,老两口也是看着大猛这个孩子长大的,小伙子实在、憨厚。

那年冬天大猛胸前戴着红花骑着马,巧珍坐着四人抬的花轿进了樊家庄,巧珍过了门,每天中午给在集市上打铁的大猛父子送饭。也偶尔遇到嘴贫的人调侃:“大猛,今天抡铁锤怎么看着没劲呀,昨晚要孩子了吧。”

转过年,开春了,巧珍的肚子也开始显形了,明显的看着走路笨重了,但是巧珍还是每天给大猛父子送饭,只是出门的时间越来越提前了。

那天上午大猛在村里的集市上打铁。

“大猛,赶快回家吧,你媳妇生娃了。”樊大猛的一个邻居,跑的满头大汗的给他送信来了。

那个年代生孩子都在家里,大猛的娘已经把村里的两个接生婆都请到了家里了。幸好母女平安,大猛看着女儿以后憨憨的笑着。大猛的娘给了两个接生婆洗钱,在门口上挂了红布条。

在大猛女儿白天的时候,不断的有亲戚拿着鸡蛋、挂面、红糖、果子(油条)来家里看望。把亲戚打发走了,屋里只剩下大猛和她媳妇还有孩子了。那个小女孩不哭不闹异常的安静,大猛好奇为啥孩子这么安静呢。

那个小女孩说话了,是一种苍老的老太太声音;“我是这个村南30里张家庄的人投胎到你家的,还有一件事情麻烦帮忙。

这下可把大猛和她媳妇吓坏了。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女孩接着说:“100天前我在张家庄死的,投胎到这。我之前的那个家也特别穷,因为前世的我心地善良,没有受罪是突发心脏病死的,没有跟我家里人交代。在我睡觉的土炕里还有一个手绢抱着的十几块钱,麻烦转告我儿子。我儿子叫张铁牛,他是个孝顺孩子,家里太穷了。如果你们不转告的话,等冬天烧火的时候,这点钱就化成灰了。”

等小女孩说完之后,又恢复了平静。大猛和媳妇都看傻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大猛就跟他母亲说了这事,大猛的母亲说,明天你在到集市上的时候,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那边村里来赶集的人问问张家庄是不是有个叫张铁牛的。

第二天,大猛在集市上还真打听到了消息,张家庄有叫张铁牛的,张铁牛的母亲前几个月去世了。因为秋天地里活忙,掰棒子(玉米),收花生,拾棉花,附近村里的老乡来铁匠铺找大猛打镰刀的人络绎不绝,这个农忙的季节大猛的铁匠铺叮叮当当的一天响个不停。大猛把闺女过百天说话的事抛在了脑后。

转眼入冬了,这个时候铁匠们的生意不是很忙了。那天一早醒来,窗外一片白院子里的雪已经挺厚的了。大猛的娘准备好了早饭,等着儿子儿媳妇起床。大猛扭头看看被窝里的孩子,发现闺女两只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屋顶,大猛的脑门子冒汗了。

“娘,你快进屋来看看你孙女怎么啦?”

“妮,你咋啦。昨晚冻着孩子了你们?”大猛的娘坐在炕头上,摸了摸孩子的脑门,一点也没有发烧

这个时候小女孩又说话了。

“已经告诉你们我前世的家了,怎么还没有给我儿子报信去呀。已经下了头场雪了,天越来越冷,如果我儿子烧火炕,那十几块钱可就烧成灰了,我儿子给我买棺材还欠着他二姑钱呢。”

大猛和娘、媳妇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猛娘沉默了一会说:“猛,吃了早饭,你去你大伯家叫上你松强哥,你俩去一趟张家庄吧。你松强哥比你稳重心眼活,他跟你一起去娘还放心。”

大猛和松强走着去了张家庄,到那的时候都快中午了,在村口打听了几个晒太阳的老人找到了那户人家。

大猛和松强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张铁牛,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铁牛的媳妇说:“秋天干活的时候摔着了,伤筋动骨一百天。现在铁牛不能动,两个大兄弟你们帮忙给在炕洞里找找那个手绢吧。”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大猛在炕洞了找了老半天,摸到一个软和的小包,拿出来一看一个破蓝白格的手绢,说是蓝白格其实都已经看不出颜色了。

铁牛让媳妇扶着,半躺半卧的靠着被子,说:“两个大兄弟,俺娘吃斋念一辈子了,只是没有享过一天福呀,我这个做儿子的没有能耐呀。”

“老哥,别难过,现在兵荒马乱的,能活着已经不容易了。”

“现在我不能下地走路,等明年开春了吧,我去你们家看看俺娘。”

回家的路上,大猛一路闷着头走,心里不是滋味。

第二年,张铁牛拿着两包糕点来到了大猛家。

铁牛跟那个小女孩也就是他的娘在屋里聊天,说的都是过去的那些事,铁牛走的时候,

说:“娘,以后我在来看你吧。”

“道也不近,以后一个月来看我一趟吧,每个月的初一来,等我这一世过了12岁就不用来了。”

从此以后,张铁牛每月的初一来看这个小女孩,等这个小女孩过了12岁的生日,那个张铁牛就没有再来过樊家庄。

后来,大猛在集市上打听到,张铁牛去世了。

原创@马晓泽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