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梦其实是另一个平行世界

清竹 平行世界 2020-12-20 13:21 67

摘要:我一直怀疑梦其实是真实的。从小到大,总是会做很多稀奇古怪的梦,甚至梦里有味觉,触觉,嗅觉等(没有痛觉),上大学以后,也问过学其他专业的学长,其中一个学长说,宇宙...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我一直怀疑其实是真实的。

从小到大,总是会做很多稀奇古怪的梦,甚至梦里有味觉,触觉,嗅觉等(没有痛觉),上大学以后,也问过学其他专业的学长,其中一个学长说,宇宙存在很多维度,维度里有各种各样的规则和奇妙的特性。

就像是量子纠缠,哪怕是隔上数百亿光年的距离,处于纠缠态的量子,如果确定了其中一个量子的状态,另一个无论相距多远,其状态也会瞬间被感应确定。按量子纠缠理论,别说相隔900亿光年,就是9千亿光年、9万亿光年也是瞬间发生感应,也即是共鸣。

他说:“梦,也不一定是人大脑的作用,谁能证明不是人在睡眠中,产生了另一种能量或者状态,可以与不等量距离外的一些量子发生反应,而可以看见那个地方的一些状态呢。

又或者是另一个平行宇宙呢?海森堡不是还只是理论,没有办法证实吗?”

不能证明不代表不存在,只是现在不能证明,宇宙本来就很大。

当时,我们讨论的问题是,为什么明明没有去过一些地方,却可以真实的看见,没有见过一些人,可以真实的触碰。

不过,当时还是处于一种讨论阶段,虽然听说过很多,自己也梦到过很多,但是从来没有证实成功过,自己梦到的,现实里确实有。

直到两年前在武汉,我做了一个梦。

具体哪天,我也不记得了,只知道工作的很累,还出去喝酒应酬,回来的时候,醉醺醺的,还被我女友嫌弃了一顿。

睡着以后,我梦到自己在参加一个葬礼,葬礼上,我跟着人进去,梦里我没有思考是什么人,就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是认识的,这种情况,相信大家也知道,梦里是很难出现逻辑,发生的一切,都会觉得顺理成章。

我走在葬礼上,身边都是花圈,白帆,哭泣的人。

一个穿着寿衣的老头躺在中间的客厅里。

他没有被盖被子,脸上也没有盖布,他脸色发青,嘴唇青的发紫,就直挺挺的躺着。

“鞠躬上香啊。”

我听到身边有人在催促,我连忙拿起前面的一捆香,在取了三根后,我没有找到火柴。

只是前面的蜡烛在摇晃,隐隐约约有青色的火焰。

我感觉我的脸在发烫,明明自己跟火焰没有多远啊,就在我奇怪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催促声:“去点香啊。”

哦。

我点点头,把拿着香的手,伸了过去。

01.jpeg

噗通!

就在这一刻,我突然发现,一个穿着寿衣的人影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他睁开了眼睛。

向我看了过来。

双目里,全是眼白,没有半点瞳孔,诡异而阴森。

这突然情况,直接就将我吓的一条,不过更诡异的是,我发现我的手好热,我看了过去,原来是我那去点香的手,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

什么

也在那刻,我终于有点回过了神,有了一些思维逻辑,我大喊着,向周围人看去,我告诉他们,诈尸了,诈尸了,这人诈尸了,然后我的手着了,有没有帮我。

死寂,周围一片的死寂。

所有人转过了头,看向了我,他们的眼白,在我惊恐的神色中,逐渐变白,然后齐齐发出了诡异的笑容。

那种笑,就像索命,也更像一种邀请我去跟他们做伴一样。

妈呀!

什么鬼?我下意识就想拔腿就跑,只是我发现,我居然迈不开腿,重若千斤,就像什么东西拖住我一样,我想跑,却不行。

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身前,那些人开始像我围了过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我能看见的视线范围,从灵堂,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个人的身影。

或许,他们已经不算是人。

这怎么办啊,我想哭,又完全哭不出来,我只能拼命的迈腿,然后我发现,我可以动了,只是还是特别特别满,就像整个人在水底走路一样,每一步,都要花费比岸上三倍的时间。

嚯嚯嚯。

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变成了笑声,那种笑声,到现在我还忘不了,就像是以前断电以后,柴油发电机刚打开时候到一样,轰隆轰隆轰,干燥而侧耳。

然后我开始发现,一个个花圈开始啪啪的倒下,所以的白帆,开始舞动。

整个灵堂的气氛更加是越来越恐怖。

大概是人到了穷途末路,也没有办法动手的情况下,最终会学会像鸵鸟一样的躲起来,是的,我就那么做了,那一刻,在脚步特别特别吃力也无法迈开几步的情况下。

我闭上了眼,紧紧的闭着。

我吃力的抬起手,将自己的耳朵捂住,因为很怪,那一刻,我想起来僵尸道长林正英的话,屏住呼吸,就不会被发现。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我会把他们当僵尸。

我只知道,这样紧紧的闭目捂耳,这样的自欺欺人是我目前唯一可以做的方式。

然后。

啪!

很清楚的感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冷冰冰的,而且很僵硬,就像是一块冰砖突然拍在你的肩膀上一样。

更可恶的是。

我发现,那只手慢慢的捏了下来。

灵堂内,突然挂起了大风,哪怕捂着耳朵,我也能听见呼哧呼哧的声音,花圈完全倒下,整个灵堂突然乱了。

然后,我脑子嗡的一下,就像突然记忆断片一样。

等到我睁开眼的那刻,我发现,我躺在一张木床上,周围,都是香蜡烛的味道,我睁开眼,发现头被什么盖住了。

耳边有哭声,我爸在喊着我的名字

我知道,我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死,但是我知道,我要反抗,可我发现,我根本动不了,然后头上盖的东西越来越重,就像要把我闷死一样。

我开始大喊,大喊,在大喊。

“啊啊啊”

然后,我醒了过来,是被我女友打醒的,她跟我说,我一直在说梦话,然后开始大喊,一开始怎么推也推不醒,最后她只能掐住我的鼻子。

我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原理,反正我当时真的醒了。

我跟我女友说,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有人死了,我去参加葬礼,然后里面的人诈尸了,我变成了死的那个人。

“好像我做了替死鬼。”我跟我女友说了这句话,然后吓的我女友直接开灯,那晚上,我们开着灯睡觉。

然后我隐隐总感觉,那地方我似曾相识。

直到第二天,我去上班,看见小区里北门方向(我在南门)人很多,还有隐隐的丧乐。

鬼使神差,我想起了那个梦,我走了过去。

别说我神经病,人在那样的情况下,确实会去查一些事情。

最后我发现,北门栏杆旁的别墅区内,在举办丧事,

侧面看去,那放满了一个个花圈的地方,不就是……

我昨天梦到的地方吗?

花圈


原创@江南南南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