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猞猁,迷了山

清竹 真实经历 2020-12-30 14:25 100

摘要:曾经不相信,经历过了,不信也不行了!来吧,看看我的亲身经历。1.坚定的无神论者东北神秘的山林里有着许多的故事与奇珍。身在我国最东北的我从小就在林区长大,后来为了...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猞猁


曾经不相信,经历过了,不信也不行了!

来吧,看看我的亲身经历。

1.坚定的无神论者

东北神秘的山林里有着许多的故事与奇珍。

身在我国最东北的我从小就在林区长大,后来为了上学全家搬到了市区-黑龙江省黑河市。

在这里我受到了高等教育并在这里长大,工作。

作为一个东北爷们我的胆量很大,从小就经常自己走夜路,无论什么环境下我的胆子没小过,没猝过。

是的,我是一个无神论的人,我相信科学,相信经济实力。

可在我36岁本命年的时候,在2019年夏末的时候,一件事将我36年的无神论打破。

我瞬移了?我穿越了?我也不知道,至今也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2.引路

我们黑河市是一个安逸清净的边境城市,与对岸俄罗斯相隔黑龙江相望。

疫情之前城市里大街小巷都是俄罗斯友人。

这个安静的城市经济不发达,人也过的都很安逸,尤其到了夏秋两季,很多人都会选择野外郊游,钓鱼,等休闲活动。

我也不例外,2019年夏末,我与自己的爱人,姐夫,还有一个小学3年级的孩子一起开车出去采蘑菇,东北的雨季过后蘑菇泛滥,说句夸张的,都能看着它长。所以一到这个时候很多大大小小的车子都向深山老林出发,而且都会满载而归的。我们是中午1点左右到达的目的地-黑河市新生乡,一个保留着少数游牧民族的乡镇。(鄂伦春族)

在这里经常会吃到一些野味,比如大家好奇的傻狍子,野猪等等。

当然我们的目的是采蘑菇所以没有停留,直接开车来到了距离新生乡6公里的地方,为什么说6公里呢?

因为我停车的地方正好有着公路牌,上面写着6公里,而我也不止一次的来过。

下车之前我看了一眼手表,13:15分并准备好了防蚊子的长袖与清凉油,采蘑菇的袋子和桶。将车子锁上我们一行4人就出发了。

手机在这里根本是没有任何信号的!所以索性都留在了车里!

沿着道路边缘直接进入林区,由于今年雨水大,我们根本没有必要进入林子深处,只直线走进去10分钟就已经快要满载而归了,其实我们距离车子距离公里非常的近,因为在采摘过程中隐隐还能听见汽车在公路上疾驰而过的声音

这时候大家的桶或袋子都已经满了!

我们决定原路返回,在回去的过程中忽然我看见我的左侧有一个红色的东西瞬间闪过,我驻足停了下来,想看看究竟。

我爱人说:老公赶紧的啊!拎着这么多蘑菇多沉啊。

我说知道了!

然后继续观察,因为我心里清楚刚刚那个不是幻觉

爱人看见我听见了却没有搭理她就继续和我姐夫还有孩子向林外走,以为我看见了好的猴头蘑树木的,也没有在意。

而这个时候距离我左侧大概8米左右的距离趴着一只红色的大猫。

说实话真心没见过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很好奇。

为什么说是大猫呢?

它的身子比一般家里的猫要大一圈。

关键是一身火红火红的颜色实在是扎眼。

为了近距离看清这是个什么东西,我慢慢的向它靠近,想观察一下其他特征。

它看我向它走来,他就向后退,我走两步,它退两步,我停下它也停下。

就这样它一只跟我保持着8米左右的距离,但是我知道山里的东西不能乱碰,当我打消念头打算离开的时候,它居然像我靠近,说实话一个小家伙我还真不怕它,毕竟不是狼不是野猪等动物。

我翻了翻兜里,发现并没有什么吃的东西给它,距离近了我才发现它的耳朵上面是尖尖的,有一点点黑色的尖毛。

小家伙转过头用屁股对着我,然后扭头看看我,再看看前方,在看看我,在看看前方,反复几次,很明显它想让我跟他向前方走。我心里在想是不是它的崽子被困住了,还是它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助呢?

我向林外的路看来一眼,看见爱人与姐夫他们距离我大概有30米远了!

唉.....走吧,反正就在公路边上,反正是个小家伙又能怎样。

于是它走两步回头看着等我两步的领着我,大概走了能有5分钟,来到了一个山窝窝,也就是两座小山中间的一个链接处,眼前一道小沟,对面是另外一座不大的小山包,不过路确实有点陡峭,冬天的时候适合打滑跐溜(方言陡坡滑梯的意思)。

忽然我的右脚下踩进一个洞里,感觉一股冰凉从下到上传了过来,太突然我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小家伙也飞一样的跑了,我用力的抽离我陷入土坑里的大腿,猛的一用力,我直接射向了山涧下。

感觉天旋地转的滚了好多圈,最后我的后脑撞到了一个树墩上停了下来。

感觉好晕啊,头晕眼花的,浑身软绵绵的,而我刚刚从土坑里抽出来的腿好臭好臭,大腿还好些,小腿与鞋子上全是黑色的臭泥水,泥巴很黑很黑特别深邃的那种黑,散发着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恶臭。

有可能是摔的或者我脑袋磕碰树墩,再或者是这臭气熏的,总而言之我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是短暂的昏迷还是真的想休息一会儿。反正我睡着了。

3.迷路

过来不大一会儿,我清醒过来,赶紧看看周围,发现从山涧顶上一直到下散落一地的蘑菇,也发现了我手里拿的大桶。

但再也没有发现那个奇怪的小家伙。

我起身拿桶,发现我刚才的右脚好痛,是不是在摔落的过程中扭到了呢?

脑海里闪现了爱人的画面,天啊!过了多久呢!他们是不是等着急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表,14:15分,如果按照时间推算我可能睡了有半个来小时,我得赶紧出发与爱人他们汇合,我一瘸一拐的向林外走去,走了5分钟我发现所有的环境全变了!这个一点也不像我们采蘑菇的那个山。

我在想我是不是迷山了!

说实话山里长大的孩子我还真不怕这个,我通过观察太阳,观察树叶密度大致分清东西南北。

我捡到一个比较结实的棍子来减轻我右脚扭伤的压力,将兜里带着的驱蚊清凉油涂抹到裸露的脖子脸颊上,用细的草绳将裤腿与袖口都扎了起来,我已经做好了自己寻找出路的打算,因为这么久了他们至少要出来找我,喊我的!

按照新生乡这头的公路与自己进山的位置来说我应该向西北方向走!

于是我左手拿着桶,右手拿着棍子,开始向西北方向前进。

但是走了10多分钟没有发现任何有路的迹象,哪怕是山间人为那种小路也没有!

事情有些诡异,没办法了!我只有就近上山然后找到最高点看看能不能望到公路或者农民种地的田间吧!

毕竟种地也要有拖拉机与人来回进入,那样就会有路了。

我费劲的趴到一座比较近也比较高的山,在山上根本看不到外面,全是茂盛的树叶形成的视线避障。

没办法我体力不支了!只好在树下休息一会儿然后开始爬树,对于东北林区长大的孩子爬树还是比较简单的!

若是腿脚方便更好了。

我爬上了大树感觉好高,但是视线真的是很好,我虽然没看见公路,但是我看见了一片整齐的稻田,好吧!

下来准备向着稻田出发,相信稻田哪里就算没人也会有路。

按照在树上的观望我直线开路,不过让我震惊的是我又回到了那个臭烘烘的土坑哪里,甚至还看到了地上我掉落的蘑菇,不管了,一会儿天黑下来可能就麻烦了!

我虽然很累但是还需要抓紧时间,走了一会儿我没有发现稻田,却发现了让我背后发凉的现象,妈的,我又回到了臭坑。

事情超出了我的掌控与认知,我就地坐下一面休息一面冷静的思考整个过程,想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看了看地势,我决定再从我身后的另外一座山上观察一下,看看能否会有出路。

休息好我开始登山,不过在攀登这个小山的时候总是感觉有双眼睛在哪里盯着我!

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这座山上的蘑菇简直泛滥了,遍地都是,可是我没有心情在管这些身外物了,不对啊?

如若距离公路很近的山都是被人践踏过的,蘑菇也不会这么泛滥啊?

我这一瘸一拐的走着山路就算速度再快也不至于走出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啊?

先不管那么多了!至少我现在已经走到了半山腰了。

不过还是总感觉有人盯着你,我知道越到这个时候我越不能心慌意乱,越要冷静观察任何的蛛丝马迹。

太阳的方位,东西南北等等一切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找到任何一个方向的出路。

终于气喘吁吁爬到了山顶,不过这个山顶还是看不见得不到外界太多信息量,我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

还是休息一下继续爬树往外望吧!在坐下休息的过程中我发现这里的大树都是老树,那种很大很高,总之特别老的老树。

忽然想起来爷爷活着的时候跟孩子们说过的一句话:在深山老林里千万不要坐树墩,尤其年轮较多的老树,如果看见老树,一定要一不砍伐,二不攀爬,三不在树下自言说话。

我的爷爷50多岁的时候是个看林员,记得小时候在黑龙江伊春汤旺河有个林区,爷爷就在哪里工作,每天就是从家里走好远的路来到山尖上的一个叫瞭望塔的地方。

那个时候的瞭望塔其实极其简陋,也就是木头搭建的一个架子,上面有个小屋子,需要从木头梯子一直爬到上面,小时候爷爷带我去过两回,我现在都记得那个地方,因为我在哪里第一次见到白色的狐狸,那个时候我爬不上去爷爷经常给我像小一样用绳子栓到塔下的梯子上面。

拉回思绪,我想我爷爷那一辈比较迷信,我还是相信科学,可是科学目前并没有能让我找到出路,这个本命年我本身就很背,我真的动摇了。

4.光引路

于是乎我放下棍子,诚恳的给最高的这颗大树鞠三个躬,然后快速的爬到了它身上,向四周望去,还是没有看见任何的路,正当我心里有些绝望的时候,有个光点晃了我眼睛一下,我调整身姿寻找着光点,终于让我找到了光源,有些类似阳光照到镜子上面反射回来的光线。

可是就算是光那也不是路啊?来到树下我认真的考虑一下,反正无路,索性向着光线走,有句话说的好嘛!

光代表着希望嘛,说干就干,我开始向着光源的地方一瘸一拐的前行。

不过这条路是真难走啊,很多的灌木土坑,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到了草包上则以,踩不到则会弄一鞋水,不过也好,至少将我原来那些深黑色的泥巴冲刷掉了。臭味也闻不到了。

距离光线越来越近了,反射的效果也几乎没有了!

多亏自己方向感很强,否则很容易丢失目标。

半个小时后我顺着光源顺着路来到了一个有着人迹的地方,这是我比较皆大欢喜的,因为山上有着人为活动的迹象,比如我看见了塑料袋,罐头瓶等垃圾,也看到了有人踩过出来的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透支的体力,我终于看见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反光了。

远处停着一辆破旧的四轮车,我想刚才那反光的东西应该是这辆车子的倒车镜。

在密林里周旋了一下午终于看到了一个现代化的东西,一丝出去的希望,我是有多么欢喜啊!

筋疲力尽的我终于走到了车子前面,很破旧,没有人。

但是在车子后斗上有半个西瓜和一个西红柿,出于礼貌我大声的喊人,发现我真的没有力气高喊出太大的声音了。

索性等等吧,无论怎么样我需要补充体力,就算车上的人不回来,我也等于找到出路了,但是想要沿着汽车的路走出去我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所以不好意思了,我狼吞虎咽的吃掉了半个西瓜以及那个西红柿,然后坐下来静静的休息。

打算天黑之前如果没人回来我就自己向路的南面步行。

正当我有些要打瞌睡的时候我听见了有人说话,两个人向车子方向走来,一个年轻人大概35岁左右,一个老太太大概60岁左右,扛着麻袋,手里拿着镰刀与铁锹。

我警惕的紧了紧我手中的棍子,并等待他们走近我,脑海里在想这我该怎么说让他们带我离开这里,年轻人发现车子这里有个人他也很奇怪,走过来一面放下麻袋一面问我是干什么的?

我赶紧解释,我说我是上山采蘑菇的,不小心脚脖子扭了并迷路了,我吃了他们的西瓜与柿子,挺不好意思的!

问他们什么时候走,带上我,我会给与酬谢的。

东北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年轻人直接说他们马上就走,等他爸爸回来就走,问我需要给我带到什么位置,我说我的车子停在了新生乡6公里牌子哪里,他当时就愣住了,然后回头看看老太太,我想可能这个是他母亲。

我赶紧把话跟上,我说我腿脚不方便,你们带着我过去我给你们钱!

年轻人笑了,说不是钱的事,刚要说什么,那头来了一个老头,通过沟通我知道他们是进山采药的,但是那个老头听我描述完我的遭遇后忽然默不作声了,手里拿着那种老式的烟袋锅,狠狠的深吸了两口,然后跟我说其实真心不想拉上你,但是咱们又不能见死不救,这眼看天黑了,但是我得好好说说你,在深山里怎么可以去追逐有灵性的东西呢?

你说的那个红色小猫其实叫猞猁,不过你看见的那只我们身为采药人都不敢惹的,这地方就归它管的!

知道他在的位置每次都要绕道或者尽量不去,哪怕开车有时候遇到我们都要停下让它先走,这我还能强点,我们一起的有个叫老刘头的还会经常拿些鸡肉来献祭给它。说实话我真的搭理你我都怕我以后的采药生活会收到影响。

对于我这个无神论的人说这个,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的却是人老奸马老滑这句话,这老头想敲诈我一笔吗?

我一面解释道我没有可以追逐它一面看向他儿子,我想年轻人应该能给与我回应吧,可是他儿子却收起了刚才的笑容,走过来跟我说,哥们你知道你说的你停车的地方距离这里有多远吗?

5.1小时车程

你说你们1点多开始采蘑菇,两点钟左右回去的,我们真的不相信啊!但是你又斩钉截铁的说你的车子停靠在新生乡6公里牌子的位置,而你手上还带着这种进口名表,对于时间和距离来说这一切都不太合乎常理啊!

我说为什么?我怎么有些懵呢?那个年轻人让我看一下手表问我几点了,我看了一下15:29分。我抬头问他有什么问题吗?

年轻人跟我说除非你会飞,要么就是你停车的地方你记错了?

因为这里距离你说的新生乡6公里牌子的地方实在太远了,而你一瘸一拐的一个多小时从哪里走过来的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个时候那个老太太开口了,小伙子你是不是停车的地方记错了啊?

我断然摇头,我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这点东西还能不确定吗?

老太太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老头,不再说话,而那个老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骂骂咧咧的说:赶紧的吧,那么远,一会天黑了,然后就看那个老头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然后一面磕头一面嘴里捣鼓着什么,然后起身示意我上车坐到车的后斗上,他和老太太上了车子,我与他儿子都上了后斗上,半路上我与他儿子聊天知道了这爷俩姓陈,正要留电话表示以后交个朋友的时候,车子忽然停了,老头摇下车窗户骂了年轻人几句,大致是让他闭嘴,让他不要多事,随后又启动车子继续上路,我猜我的遭遇让这种山里的采药人很讨厌,我就索性也闭嘴了。

不过年轻人与年轻人之间还是多少好沟通的,他儿子降低了分贝小声的问我,你确定车子真的停在哪里了吗?

我看着他重重的点头,心里却是云里雾里。

然后他儿子我俩就开始分析时间与距离上的问题,可是若我没说谎的话,呵呵此题无解。

老爷子开车很快,山路还很颠簸,一路上我需要紧紧抓着,怀疑一松手都会被甩出去。

我也经常开车,所以我推测这一路上最低也要有60迈,快的时候90左右吧。

即使是这么快的赶路依然没有到达位置,我看来一眼手表,已经开了有1个多小时了,年轻人的疑问在我脑海里越发的被猜疑。

就这样一路我狐疑着猜测着颠簸着,终于在晚上6点多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在有3公里就到达我停车的公路牌了!

这个时候他儿子又最后问我一次:到了地方你要是发现你的车没有在哪里怎么办?

我说:应该不会,除非他们不要我了开走了!呵呵。

说话的功夫车速减慢了,远处出现了我那辆SUV,路上站着我的姐夫,而我爱人蹲在地上可能是在哭泣吧。

老头大声喊到:是不是这个车,我说是的,不过老头的脸瞬间变得很古怪。

到了地方,老头停下车子,我也没管脚上有伤,直接蹦了下去,爱人看到我飞奔过来一下子把我抱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面哭泣一面质问我去哪了?

我说我迷山了,多亏这一家子把我救了,我赶紧从车上拿出点现金,打算酬谢人家,可是这个暴躁的老头还是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丢下一句话开着车子就跑了:我不要你啥玩意,记住以后不要在来了。

看着车子扬长而去的背影我心情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家人们问我怎么回事,我选择了沉默,怎么说?如何形容?还是先回家吧!

回到了家里我才放下心情与自己的父亲说了一下此事,毕竟父亲对于山上这点事还是见多识广的,后来我们分析了一下路程与时间,父亲沉默了,只说了一句让我加强身体,没事多锻炼一下。

在这之前我得过疑难杂症,曾经连续几年都在开刀手术。

我们大家都没有说什么,我好好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打算舒服的睡一觉,待明天起来一切也就结束了。

可是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也没有想象噩梦才刚刚开始.........

原创@神秘最东北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