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青岛市南京路26号鬼楼

清竹 真实经历 2021-01-07 20:11 402

摘要:昨天我们聊了青岛24中灵异事件,今天继续聊青岛。青岛是我国北方的一个海滨城市,近年来发展不错,所以很多地方都很繁华,像肯德基KFC知名快餐品牌早就入住青岛了。不...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昨天我们聊了青岛24中灵异事件,今天继续聊青岛。

青岛是我国北方的一个海滨城市,近年来发展不错,所以很多地方都很繁华,像肯德基KFC知名快餐品牌早就入住青岛了。不过就是KFC这栋楼成为了著名的青岛鬼楼,里面的闹传闻被全国有不少网友熟知,而这栋楼也因为闹鬼传闻而价格狂跌。

2005年,这栋楼还是一个正常的居民楼,否则KFC也不会在此入驻,这个地段,当时房价可以高达7000元一平方。据说在这之前也没有人因意外或自杀死亡,还有说之前这里死过一个夜总会的女子。

突然,有一天晚上住在楼房的住户都听到凄惨的哭泣声,并且声音异常大。起初住户没有当做一回事,但后来每天都如此,许多人感到不对劲了,当时几个青岛南京路鬼楼的住户大胆的去哭泣的房间观察,他们看见了惊悚的一幕,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人轻飘飘的过来,几个人吓得一哄而散。以致于曾经居住在这里的人都纷纷搬走,之后就无人敢入住了。

 

南京路

下面,小编来盘点一下关于南京路28号的种种故事

 

闹鬼传闻

版本1:这是流传早也多的一个版本,这是一栋事业单位的房子,里面住了一对夫妻,婚后多年丈夫因为有外遇要与妻子离婚,妻子悲痛欲绝走上绝路,身穿红色裙子在家上吊自杀,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有很多邻居在夜晚黑暗处都能看到此自杀女或者是看到一个飘来飘去的红裙子,邻居都相继搬走。

版本2:楼里曾经有个夜总会女子为情自杀,后来某一天夜晚,邻居听到3楼空房有很大的哭泣声,连续一段时间后上楼查看,发现这锁着门的房间内有人穿着白色睡衣飘来飘去。

版本3:邻人都因闹鬼搬走后,一对年约75岁的老夫妻住在该楼,某天晚上,电视突然打开,怎么也关不上;电话铃大作接起仍响个不停,怪事发生后,老两口也搬走了。

版本4:身体健康的人入住此楼后就疾病缠身,久治未愈,但是搬走后自然痊愈。

 

鬼楼


学校老师夜探鬼楼

据说,事情刚发生时,青岛市第四十八中学的学生,被“鬼楼”传言严重困扰无法正常学习,市民也无法正常生活。为查出事实真相,该校体育教师徐相明等一行十人夜探“鬼楼”。在这幢人们谈之色变的“鬼楼”里,他们发现了什么呢?

2005年2月18日,星期五,徐老师、刘海涛等一行十人,约定当晚12点夜探“鬼楼”。

尽管前期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和布置,大家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来到那幢“鬼楼”前,大家从楼下望去,黑乎乎的一个庞然大物,确实让人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此次夜探“鬼楼”的主力,一个自告奋勇走在前面叫大胆的小伙,此时面对这栋“鬼楼”,也感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那楼壁上的很多窗玻璃,似乎都摇摇欲坠,让人感到凄凉;而里面却都被红色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又让人感到紧张、恐怖。本是初春,那天又降了温,大家都感到身上冷嗖嗖的。   

仗着人多,徐老师壮着胆子想扒在窗上通过窗帘缝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刚一靠近,突然窗上出现一个影子,他心里一惊,刷地出了一身冷汗。定神再一看,却是窗玻璃上映出自己的影像,心里暗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简直有此草木皆兵了。

虚惊过后的徐老师再一次往里看,里面什么都没有,他心生奇怪:既然没人住,为什么所有的窗户都蒙上窗帘呢?   

当决定要登上“鬼楼”时,刚才还说笑的人这时谁都不言声了,随行的三个女孩更是紧张。

其中之一的田珊珊想:我一定要走在大家中间,不落后也不靠前。

走在前面的大胆却发现:所有的门和通往楼上的入口都被紧紧地锁住了进不去。怎么办?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大家反复商议,最后决定在楼道外先搭起帐篷,在等待中再想别的办法。   

这段静静等鬼的时间最难熬。帐篷里,大家都一个个支棱着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可外面除了呜呜的风声外,几乎没别的声音。慢慢地,大家都有些困了,但仍努力地支撑着,期待着能有些什么发现。一直等到凌晨四时,也没看到人们传言中的鬼啊什么的,甚至连什么哭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都没听到。

徐老师觉得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他觉得如果能够进入楼里,就可以彻底查清里面的事情,找到一个真正的答案。经大家商量,决定由大胆从一扇没有关严的窗户里爬进去,进入“鬼楼”。

此时,刘海涛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紧张:这是夜探“鬼楼”最后的时刻了。也就是说,此楼闹鬼的谜底即将揭开。   

大胆一个人进入了“鬼楼”深处,余下人在外面呼喊着,一是为了给他壮胆,二是觉得自己多少也出了点力。

就在大家这样一直叫着时,田珊珊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非常担心大胆会在黑暗的“鬼楼”里遭遇什么意外: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是否真像人们传说的那样有鬼?   

独自进入“鬼楼”的大胆万没想到,等待他的不仅仅是黑暗,还有黑暗中一些突如其来、令人恐惧的未知因素。

大胆在黑暗中刚走出第一个门,这个门就在他身后一下关上了,一片寂静的楼里突然响起咣当一声,吓得大胆一下蹦了起来。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压得大胆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开始犹豫起来:自己是否还继续往前走?

此时他心里确实很害怕,他手中就只拿了一个手电,没有任何武器。整个楼里漆黑一片,大胆紧握着手电筒四下照着,照到哪里,哪里就是白茫茫阴森森的一片。   

既然进来了,就要看个究竟。大胆的神经绷得紧紧地,他一边不停地自我安慰着: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一边壮着胆子继续往上走。

在手电筒的光照下,大胆谨慎地慢慢往前走着,走几步停一下,走几步停一下。

要上三楼了,他一手打着手电筒,一手扶着楼梯栏杆,一步步地往上上,他不知道手电筒照不到的拐角处会隐藏着什么,他高度提防着上到三楼时,紧张得身上出了一阵冷汗。

他看了看手上,全是灰尘,又用手电筒照了照楼梯栏杆,上面的灰尘厚厚的,显然很长时间没有人来过了。   

当大胆爬到第五层楼时,顺着手电筒的光看去,突然,他猛地一惊,神经几乎要崩溃了:楼道中间,一把较古老的木头椅子映入他的眼帘。

他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头发都要竖起来:下面四层都是空荡荡的,此处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把椅子?这是谁放的,谁坐的?

他用手电筒照着那把椅子,一直站着不敢往前走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定了定神,用手电筒照照四周:毫无动静、空无一物。他想过去看看这把椅子:看上面是否有灰尘,尤其是人坐的那地方是不是有灰尘?   

此时大胆的心里,强烈的好奇心与恐惧感在激烈地斗争着,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

大胆走到了椅子跟前,可眼前所见让他大为吃惊:椅子的坐面竟然发亮,而且上面没有灰尘。

他脑子里顿时一个闪念:这是什么椅子?谁坐过这椅子?顿时浑身一阵发凉,鸡皮疙瘩突起,头发直竖,冷汗哗地一下淌下来了,调头往回向楼下跑去。  

大胆一口气跑了下来,直到队友们迅速跑上前来围住了他,大胆才放下紧张悬着的心。

队友们围着大胆纷纷打听询问道:你没什事吧?在里面发现了什么?看到自己的队友在旁边,心里已经踏实的大胆说:我没事,楼里面是空的,没有发现什么。

说着他又回想了一下:自己独自在黑暗里上到了五楼,现在又出来了,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也没什么可怕的。   

完全定下神来的大胆,和大家讲述、分析起他刚才在楼里经历的事情:门自己关上了,是因为空气流通风给刮的;那把奇怪的椅子,是因为上面有油漆,所以在手电筒的光照下发亮;至于上面没有灰尘,也许是有人去坐过的。大家觉得大胆是在自己吓唬自己。

徐老师却遗憾道:唉,哪怕有只小在里面哐地弄出点什么声音,或多少出点什么事,还有点刺激,向大家也有个交待,说明一下原因,没想到却是这样。

原本传言闹鬼闹得很凶的“鬼楼”里,竟然什么都没有。这种结果显然无法向学生们交待,甚至徐老师觉得连自己都无法解释:如此平静的一幢楼房,为什么会有令人恐怖的闹鬼传言?  

为了给自己的学生一个有关“鬼楼”事实真相的确切答复,决定继续追查的徐老师,根据闹鬼传言反复推敲。他发现有关“鬼楼”的传言中,传得最凶的是:这里曾发生过命案,所以有冤魂游荡。这里是否真的发生过命案?

带着此疑问,徐老师在管辖此楼区域的香港中路派出所得到证实:这里根本没有发生过命案。

他还从另外一位调查过“鬼楼”传言的市民韩先生那里,得到了进一步证实:这幢楼从建起到现在,从没出过什么命案之类的事。

让徐老师疑惑的是:既然传言毫无根据,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相信呢?难道传言背后还隐藏着什么?韩先生说:我觉得可能是这幢楼建起后分配有纠纷,有些人以此来发泄不满,宁可让它空置,也要让大家都住不成。居民的纷纷猜测,让徐老师多少明白了些事情的原委,也让徐老师更加坚信:“鬼楼”传言纯属无稽之谈。   

在这幢所谓“鬼楼”的产权所有者青岛浮山所集团,徐老师彻底弄清楚了事实的真相。该集团有关人员告诉徐老师:这是由于内部分房原因,有人心怀不满恶意造谣。   

“鬼楼”闹鬼传言背后的谜团,终于水落石出。徐老师为此感到颇为自豪:毕竟是通过自身的努力,查清了“鬼楼”闹鬼的谣言。

他把整个夜探“鬼楼”的过程和“鬼楼”传言背后的事实真相,告诉了学生们,并深有体会道:只有了解了事实真相,才不至于以讹传讹。我们现在处于科学时代,不应该再相信世上有鬼存在,而要相信科学,要知道谣言止于智者。

 

故事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