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租房历险记

清竹 真实经历 2021-01-14 15:30 141

摘要:想跟大家分享一段我真实的奇异经历。可能是个人体质问题吧,平时偶尔也会被“冲到”,压床之类的事情也经常会发生,但这些对我来说都影响不大,也一直不在意。只有2013...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想跟大家分享一段我真实的奇异经历

可能是个人体质问题吧,平时偶尔也会被“冲到”,压床之类的事情也经常会发生,但这些对我来说都影响不大,也一直不在意。

只有2013年那段短暂又惊悚的租房经历,让我一辈子都不能忘。

1.租房怪事

2013年3月,我从大连被调到北京工作,我那时交的男朋友(下文称为A)就是北京人,所以听说我要调到北京工作,他早早的就帮我把房子租好。房子在五环,离A家很近,当时那一片地的状态是:一半是还没有被开发商占地的农村平房,一半是已经被开发的楼盘,那些被开发的楼盘原住民,都是一家分了好几套房子。A帮我租的,就是他发小的房子,他发小就是家里动迁之后分了几套房子,所以租给我一套。

小区很新,但也很空,空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晚上下班回家,放眼望去一片漆黑,几乎没有几家开灯,我那一整栋楼(记不清几个单元了),算上我家,每晚亮灯的都不超过四户。但是就在我住的这片园区旁边,仅一路之隔的园区却是人气鼎沸,每晚广场舞非常热闹,家家户户灯火通亮。

我现在回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住的那片园区,原来那片地不好,比如是坟场之类的,所以原住民动迁之后都不住这,所以这片小区就空着。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2013年的时候,还没有像现在大家都往“北上广”去,北京的人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估计现在那里也是家家户户灯火辉煌了。

我租的房子是90多平两室,一个月房租2000块,房子很大,住起来很爽,但是很多奇怪的事情,都在这里发生,时间太长有好多细节也记不住了,就挑能记清的几件事讲讲吧。

按恐怖等级排序,由弱至强,如果前几件事让你觉得不害怕,请耐心往下看:

(1)我到北京的第一天,是下火车直接拎着行李箱去公司上班的,晚上下班带着行李箱回到出租屋,那是我第一次进“家”。因为之前工作频繁出差,所以我有个习惯,就是到陌生的地方,先试一下马桶的冲水好不好用,我当时进卫生间冲了一下水,感觉下水很慢,但是太晚了我也没在意,第二天起床上厕所,果然马桶堵住了。着急去上班就没有管,晚上回家之后,先在村里的小卖铺买了个皮搋子,结果不好使,又在网上找了3个疏通马桶的电话,一个打不通、一个听说在五环不来,只有一个同意来了,但是因为他从二环来,需要加钱。最后就是加钱让他来,疏通完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说到这大家可能觉得,这并不恐怖啊。这里植入一个我个人的观念,我有一点迷信,比如要去办一件事,或者要去一个地方,如果一开始就不顺,一般这件事就办不成,或者这个地方就和我不太合。

(2)从第一天住进去,我就发现卫生间的水龙头出的水都是臭的,水的颜色没有任何问题,但味道非常臭,开始以为是很久没人住,可能放一放就好了,但是我在那住的2个月期间,卫生间的水始终很臭,我每天都是在厨房洗漱。因为当时正好有“蓝可儿事件”,所以非常害怕。

(3)住了好几天卫生间里的热水器,总是不出热水,操作都没有问题,让房东来看也不知道什么问题出在哪,然后找维修师傅来,师傅来试了一下就出热水,操作和我们之前完全一样,我和房东还有维修师傅,三个人一脸懵逼。

(4)租房子之前,房东告诉我,要给他600元的水电费,因为房子里的水电费卡,还剩600块钱,房东和A是发小,并且也和A查了,确实有600块钱,所以这里不存在房东欺骗的可能,也就是说,我应该有充足的水电使用。但是我住在那的第3天晚上,我开着空调和灯睡觉,因为怕黑,所以开灯睡觉,结果空调吹着吹着就发出一阵像妖风一样的怪声,紧接着屋里一片漆黑。我赶紧给房东打电话询问怎么回事,他让我看看是不是跳闸了,检查一圈不是跳闸,直到第二天也没有好。后来实在找不出原因,就让A又去充了100元水电费,然后好了。说到这大家可能觉得就是卡欠费了,但是我只住了3天,而且平时白天不在家,充的600块钱不可能这么快用完。

(5)主卧室有个很老式的大衣柜,其中一个柜门是有滑道的,拉开之后有一面镜子,几乎每天晚上下班回家都能发现,这个柜门会拉开三分之一,露出里面的一半镜子。这里排除我自己没有关严的可能性,因为我是一个非常整洁的人,绝不可能不把门关严,更不可能天天不关严。起初我没有在意,以为是滑道的问题,后来时间长了休息天在家,我就会刻意观察这个门,发现滑道根本没有问题,门并不会出现关上之后自己慢慢划开的现象,所以为什么我每晚回家门都是开着露出镜子的?

(6)我买的饮料,明明没有打开喝过,但是偶尔会发现,被打开了,而且少了一点点,我神经比较大条,明知道自己确实没喝过,但是也不想往恐怖的地方想,也就不了了之了。

(7)如我文章一开始所说,我这片园区基本空空如也,没有几户人住,我这一栋楼更是不超过5户,一个单元一梯四户,两个端户和两个中间户,我住在端户,我对门的端户有人住,我的楼上楼下都没有人住,但是晚上躺在床上总能听到楼上和楼下就像家里有人走动和说话的声音。绝对不是对门那家,因为我和对门那家中间还隔着两户,很远,绝对听不见那么清楚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但是神经大条的我,都不去在意。

(8)住在这里我经常被压床,醒不来动不了,以前在家也偶尔会被压床,但是频率很少,在这就非常频繁,但是我理解为是换地方精神高度紧张导致。

2.摔门而去的人

以上是我讲了几个住在这的一些不顺心、迷惑的小事,直到接下来的几件事情发生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住的这个房子有问题。首先感谢大家耐心的听我唠唠叨叨了这么多,我主要想说,这个房子我从住进来开始就一直不顺,各种奇怪的事情发生,我应该早点引起重视,就不会发生后面吓破胆的事了。

我在北京有个表哥,他知道我来北京了之后很高兴,有个周五我们约好下班之后,他来我家吃饭,顺便把我的男朋友A介绍给他认识。那天晚上A买了4瓶啤酒,我哥和A都是酒量很大的人,我也是个有量的女生,所以4瓶啤酒对我们来说真的太微不足道了,但是很奇怪,那天晚上我哥和A都喝多了。A吵吵着要去买酒继续喝,我没让他买,我印象很深一个细节,A去上厕所,从厕所出来之后我劝他不要去买酒了,他用一种特别陌生、特别凶狠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我,然后特别特别冷的甩我一句话“闭嘴,不用你管”。那种眼神我从来没见过,当时真的看完我头皮就麻了,而且他真的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凶,完全不像他本人,但我当时觉得他是喝多了所以才这样。

因为A坚持要买酒,我不放心他,就跟着他一起去了,买完酒回来之后,发现我哥已经躺在主卧睡着了,酒不继续喝了,我就开始收拾饭桌,这时候A就要回家。虽然他家离我租的房子不远,但是也有一段距离,他回家都是要开车的,当时他喝完酒的那个状态,我是怎么也不可能让他酒驾回家的,所以我让他当天晚上就住在这,但是他就执意要回家,就一定一定要出门,说“死在外面也不用你管”之类的话。因为他非要开车回家,我俩就吵了起来,最后拦不住他,我就说我不管了,你要走就走,然后我就去厨房刷碗了。

这里要说一个细节,入户门和厨房门还有厨房水槽在一排,紧连着位置非常近,所以在厨房水槽刷碗,旁边外门的声音能听得清清楚楚。(如图)

图1


我在刷碗的时候,虽然是低着头没有往门外看,但是我听得非常清楚,A在门口穿鞋准备出去的声音,我当时嘴里还一直在说他“为什么非要出去,明知道喝酒了还出去……”。因为A平时对我很好,我说的话他都会听,所以我当时心里还料定,就算穿了鞋他也不能出门,就是在跟我闹一闹,因为很生气,所以我也没有出去阻拦他,觉得他闹够了就老实了。

这个过程我一直是在生气,闷着头低头刷碗,也没有往门外看他,但是我真的听的清清楚楚他在门口鞋架那穿鞋的声音,直到听见他把门打开,然后摔门出去,我才意识到他真的出去了。我肯定不能让他醉醺醺的酒驾呀,所以听到他关门的一瞬间,我就冲出去开门,下楼追他。因为来不及拿钥匙,所以我把外门大开着,给自己留门(我哥在屋里睡得很死),穿着拖鞋往外跑。我家四楼,也好像五楼,时间长记不住了,总之我打开门的时候,发现楼下的感应灯是亮的,这很合理,因为他刚下楼,楼下的感应灯肯定是亮的,然后我每跑到一个楼层,楼下的感应灯都会亮,就说明在我前面有个人下楼,(绝对不是因为我在楼上,把楼下的感应灯带亮的,因为那个感应灯非常不好用,晚上回家经常又跺脚又大声咳嗽,半天都不亮)。

从听见他摔门出去,到我跑着追出去,几乎是同时,正常应该很快就追上了,可直到我跑到楼下都没看到他,放眼小区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然后我就去看他的车还在不在,发现车在之后,我就想没追上就没追上吧,只要他不开车走就好,然后我就上楼了。

因为跑出去的时候门是开着的,所以回家之后我本能的进屋检查了一下,我想先到主卧看一眼,主卧和次卧的门是互相对着的,当我走到主卧门口的时候,我余光感觉次卧床上有人,再一看果然有人,当时我的汗毛都炸开了,把灯打开之后,发现A躺在床上……….那么刚刚摔门出去的人是谁?不可能是我哥,他还在那躺着睡觉;也不可能是A摔门之后进卧室,因为卧室的布局是在外门的正对面,我从厨房出来,不可能看不见对面有人进屋;更不可能是我听错,夜深人静,只有我刷碗的声音,然后就是他一连串拿鞋、穿鞋、开门、摔门的声音。

我当时又害怕又生气,就把A从床上推醒,我问他为什么非要喝酒了还回家,紧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说了一段很奇怪的话,在他说完那段话的瞬间,我的记忆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完全回忆不起来这段话的只言片语,至今我都想不通这是什么原因,但是我很清楚当时的状况,就是这段话不是什么叽哩哇啦的“鸟语”,是中国话,但是我一句也听不懂,就像现在常说的“每个字都认识,但连起来一句也看不懂”,就好像这种状态,但我瞬间也记不起他说的是什么,只知道一个字也听不懂,但又真的不是什么奇怪的发音。所以我特别害怕,瞪大眼睛问他,“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因为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他是不是喝多了,把脑子烧坏了。我问了他两遍,他都说不再重复了,等我问他第三遍的时候,他说“我刚刚说,你哥在这,咱俩今晚好好的别吵架了”。我当时真的吓死了,我说“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你刚刚说的我一句也听不懂”。我话音刚落,A就像瞬间醒酒了一样,一下子就恢复正常,(当天他喝了都不到2瓶,其实完全不可能醉的),眼神也正常了,说话也正常了,状态马上不一样了。然后我问他,你知不知道,你刚刚一直吵着要出门,要回家;他说完全不知道,而且说自己不可能喝多了还要开车回家,然后他很神秘的说了一句“这就是要往外拖我啊”,我一下被吓哭了,然后他就抱着我,回头对空气说“好了好了,你走吧,我们不吵架了。”我当时在他怀里真的是吓得一身冷汗,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他,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那一晚上,一直用手机放《大悲咒》。

3.鬼压床

先介绍一下我在那个出租房里的睡觉习惯,因为在陌生的地方,我晚上会有点害怕,所以我睡觉的时候都是把窗帘拉上然后开灯睡觉。我一般清晨3、4点钟会起来上厕所,这时候天也快亮了,为了省电我会把灯关了,然后把靠近脚底的那半窗帘拉开,为了让外面的光透进来,这样屋里不太黑,然后靠近我上半身的窗帘还是正常拉上的。在窗帘外面是一个封闭阳台,阳台棚顶是晾衣架,跟大家描述这个场景,是因为接下来的事情需要用到~~~(如下图,不会画立体的,勉强看吧)

图二

前一天晚上因为胃很疼,我就提前请了第二天上班的假,因为前一天生病睡得很晚,所以第二天我醒来的也比较晚,我印象很深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是6:50左右,不到7点。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起来之后发现胃不疼了,我当时还想要不要收拾收拾去上班,时间还来得及,后来又想反正已经请假了,今天就不去了吧。

我上完厕所回来和往常一样先把脚底的窗帘拉开,当时因为马上7点了,所以把半个窗帘拉开之后屋里很亮了。我侧躺着,面朝衣柜,然后在看手机,看了一会就把手机放下来,继续侧躺着准备再睡一会。我刚闭眼了一会,还没睡着,绝对没睡着,就是闭眼躺着准备酝酿情绪再睡一觉,在我身后那半床(一张双人床,床上放两个枕头,我只躺着床的一半,就好像有人躺在我旁边的另一半),发出和A一模一样的声音,但是声音很低很沉很慢,说:“SY(我的名字),你知不知道”,我瞬间就把眼睛瞪起来了,不是慢慢睁开,也不是睁开,是一下子就把眼瞪开。就是我们平时看恐怖片那种,一个人闭着眼睛,然后瞬间瞪起来的状态,那个声音就好像这个人紧贴着我旁边躺着,头挨得和我很近,在我旁边发出来的声音。我瞪开眼睛的瞬间,这个声音就没有了,所以他想跟我说“知不知道”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当时真的没有睡着,我是起床上了厕所,还做了思想斗争上不上班,其实我那时候已经不困了,就是刷了会手机之后,觉得不上班就再睡一会吧,然后刚闭眼,就发出了这个声音。

我当时吓得整个人怔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了,就能听到我心跳的像打鼓一样响,真的有种心要从嘴里蹦出来的感觉,胸闷的都喘不过气。我不敢转身、也不敢起床,我怕看见我后面的那个“人”,也不敢再闭眼睡了,就一直睁着眼睛缓了好长时间。然后我就自己劝自己,虽然我相信这个世界有,但是我肯定不可能真的“看到”他,我就一直在心里默念《大悲咒》,然后从默念到念出声,越念越大声,最后鼓足勇气慢慢一点点转身,确实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当我转过身看见身后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就顺势平躺着了,这时候肯定有人会说:都吓成那样怎么还敢躺着,赶紧起来啊,说这种话的人,是真的没被狠狠的吓到。我当时被吓得身上已经瘫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心脏一直跳的特别快,当时的我真的不想起来了,就想静静的平躺一会,缓一缓神。

我是睁眼平躺着的,结果躺了一小会儿,就开始迷糊,就是那种很想睡觉,眼睛像困得睁不开一样,与此同时我就想赶紧睁眼起来,结果我已经彻底睁不开、起不来、动不了了,那种感觉来得特别快,就一下子出现所谓“压床”的状况。我以前偶尔会有压床的情况,但是很少很少,而且都是在睡着的时候出现,从没像这次在非常清醒的时候被压,我极力的想挣脱这种束缚,想动、想睁眼,就是被困的死死的。

这时候我就听见主卧室门口有脚步身,非常非常清晰的穿着拖鞋的脚步声,从门口由远及近,一直走到我床头,然后停下。毫不夸张,在他走的这一小段路程中,我被吓得从头凉到脚,不是全身吓凉,真的是从头皮开始蔓延全身吓得冰凉。就在我听见脚步声走到我床头停下的时候,我一下就被“解封”了,就是那种窒息的束缚感瞬间没有了,我的手能动,我也知道我的眼睛能睁开了,但是我不敢睁开,我怕睁开之后,就看见刚刚走到我床头的那个“人”。

我依然是闭眼在心里默念《大悲咒》,但是这次没敢念出声,就是潜意识里的感觉,不能被“他”听到我在念,怕他再次伤害我。念着念着我鼓足勇气睁开眼。其实我心里知道,我肯定看不见“他”,但是在刚刚那种情况下,我听到他穿着拖鞋走到我旁边,我第一反应肯定是不敢睁开眼看的。

这次睁开眼之后,我知道不能再在这躺着了,我得起来。但是刚刚听到有人叫我名字那次,是被吓得瘫软,没有力气,不想起来;这次是我已经吓得起不来了,当时就是身上没有知觉,就像躺在棉花上一样很空很轻,找不到任何支点起床,整个人就像一个空气飘在床上一样,没有一点力起来的力气。就在我很想挣扎着起来的时候,我又开始头疼迷糊,感觉眼睛睁不开,或许大家觉得离谱,但是真的我又一次被压床了,那种窒息的感觉一下子就笼罩住我,我又开始睁不开眼,动不了了。

这一次“压床”很奇怪,我知道我是闭着眼睛睁不开的,但是我什么都能看见,就和我正常躺在床上,看屋子里的视角一模一样,我从来都没这样被“压床”过。以前压床都是眼前一片黑,看不见动不了,这次除了动不了,我什么都能看见,但是我又知道,我的眼睛是闭上的,我努力想睁开眼,睁不开。我当时特别特别绝望,因为这一早上反反复复经历了这些,我觉得“他”今天就是要弄死我。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办、谁能救我、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所以除了挣扎着想醒来之外,我就是非常的无助、惊恐,感觉今天会死在这里。

还记得刚刚给大家上的我卧室的图吧,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不是都会把脚底那半窗帘拉开,只留靠近上半身的那半扇窗帘嘛。这时候,我能“看见”没拉开的那半扇窗帘映出两个人影,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在窗帘后面的阳台那里,然后透过外面的光照,他俩的影子映在那半扇窗帘上。

图三

他俩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清,但我意识里知道他俩是在议论怎么把我整死(真的不夸张,也不是在搞笑,就是当时的潜意识)。这时候,我就“看到”窗帘后面,阳台棚顶的那个晾衣杆在摆动,开始是平行于床的竖着摆动,然后慢慢开始横过来,朝屋里的方向摆动,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靠近我床。我心里的感觉就是,这是那“两个人”商量出来的计谋,他俩想让这个衣杆打死我。可能现在说起来觉得很可笑,但是当时我“看到”的场景,心里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图四

就在那个衣杆眼瞅着越摆越大,马上就要砸到我的时候,我心里突然信念特别坚定,就是一瞬间想活的那种本能心理一下被激起来了。怎么描述那种感觉呢,就是一开始我很绝望觉得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了,然后一下子心中的求生欲被唤醒,觉得自己不能死,心中充满力量,一定要和“他”对决那种感觉。当我这种心念一起的时候,我就醒来了,看着屋里的一切,都很正常,就像刚刚是一场,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相信无神论的人,一定会觉得我是睡着了,甚至觉得我是“神经病”,但是首先我不能睡着,哪怕第一次被喊名字是睡梦中,那么接下来被吓成那样,怎么还可能接二连三的再睡,人早都清醒了。至于觉得我“神经病”的人,这就不用多解释什么了,租在那之前,和搬出去之后,我都一切正常,我不是个病人,哈哈哈。

好了,继续说我这次醒来之后,这回我能动了,也很清醒了,躺着也不会出现越躺越迷糊被“压床”的感觉,但是我也不起来了。我心里想的就是,我今天就在这躺着,你有本事今天就弄死我,别总是在那装神弄鬼,我看你今天能不能给我整死。

躺了好长时间,我没有再发生什么事,然后我就起床了,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给A打电话,让他快来我这。虽然刚才心里挺硬气的和那个“人”叫板,但是真的是害怕啊,我跟A在电话里简单的说了一下今早的事,然后他从公司往回赶。因为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家里人都是虔诚的弟子,从小接触佛学,所以我也有佛教信仰,当时来北京的时候,我带了一本《地藏经》和一本《金刚经》,还有一张观音相,这些都是摆在次卧的一个空酒柜里。然后我把这三样东西都拿到我睡觉的主卧床头柜上,一直坐在床边等A回来。

后来A跟我说,就在那天晚上,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压床”的人,也第一次经历了“压床”,但是当时他没敢告诉我,这是以后他才跟我说的。

在那个屋里,还有最后一个,我能记得很清楚细节的一个恐怖经历,就是我在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

4.骂鬼

我2011年大四实习的时候进的那家集团,2013年1月份领导找我谈话,说年后要我跟她去北京工作;我当时是非常拒绝的,因为那时候还小,之前在集团干的很顺心,所以比较安于现状,对事业发展没有什么大局观,也没有什么野心,并且我妈妈身体不好,所以我就想在大连,不想往外走。

后来领导找我谈了几次话之后,我勉强同意去北京,但是我心里的想法就是,先去待一段时间,如果不顺利大不了辞职回大连。在北京的那2个月果然一切都很不顺利,住的地方不舒心也就罢了,工作上运气非常非常差,总被莫名其妙的“背锅”、“穿小鞋”,“告污状”。而那个把我调去北京,要我去辅助她的那个领导,以前也是顺风顺水,结果到了北京她也发展不顺,备受排挤;我作为她手下的兵,自然会处处受挫。因为种种的不顺,我在北京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动了辞职回大连的念头,因为A是北京人,他特别希望我能留在北京,所以那段时间我们俩总会闹些小摩擦。

在我要回大连的前一天晚上,A在我家想要喝酒,算是借酒消愁吧,我没有同意。这里插一句题外话,A的发小都在这附近住,之前总是会请他的朋友们晚上来,一起吃吃饭、喝点酒,但后来发现每次晚上喝完酒之后,我就会做噩梦,被压床,所以之后就不准他和朋友们在这屋里喝酒了。

本来因为我要离开北京了,那段时间A心情就不好,加上我不让他喝酒,他更有点生气,我俩拌了几句嘴之后,我就关门进卧室,他在客厅餐桌前坐着。我躺着看手机,过一会就听见A很大声的骂了我一句:“你TM就该死了!”

A对我很好,真的不会凶我,更不会这样带脏字的骂我,但是这声音和A一模一样,而且他也确实在家,所以我很正常的以为是他在骂我。这句话骂的太重了,我就起身出卧室想找他理论,我推开门看见A还静静的坐在餐桌前低着头,一脸沉闷。

我质问他为什么骂我,他一脸无辜,说没有骂我。我当时特别生气,觉得明明骂的那么难听,还不承认,就和他吵起来了。他问我骂的是什么,我说:“你骂我,我TM就该死了”。他说我拿我妈的命发誓,我绝对没有骂你,我也不可能这样骂你。其实他解释完,我也完全相信了,毕竟无论怎么生气,他也不可能这样骂我,而且也不至于这样骂我。

因为那次“喊名”事情发生之后,我们俩都意识到房子可能有问题,加上这次听到有人骂我之后,我俩都瞬间明白又发生了什么。A当时特别生气,把手腕上戴的佛珠摘下来,摔在餐桌上,开始对着屋里破口大骂:“C你M的,你有种给我出来,别丫的一天天装神弄鬼,有能耐你就出来,把我俩弄死在这,天天背后搞鬼算什么本事”。A越骂越来气,我也越听越委屈,想想这段时间在屋里发生的这一切事情,就觉得是被捉弄、被吓唬,也非常的生气,就跟A一起对着屋子,骂那个我们并不能看见的“人”。

骂完之后,那一夜很平静,没有被压床,第二天我踏上了回大连的火车,回到了我日思夜想的家,看到了爸爸妈妈,在此之后一切顺利,也没有因为骂了“他”而被报复

我想说,每一个身在异乡的租房人,或是为爱、或是为梦、或是为生活,在坚持着、享受着,同时也在努力接纳着。虽然我那段租房时光,只有短暂的2个月,但我理解每个异乡租房客的不易,愿他们身边的人,和那些看不见的冥冥众生,能多给予他们一些善意、高抬贵手,让他们脚下的路,好走一些。谢谢每一个耐心读到此处的朋友,顺祝新年快乐,一切如意。

文/大大泡泡糖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