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去世之后来看我

清竹 真实经历 2021-01-14 16:20 103

摘要:在我初三那年,我的青梅竹马因为意外过世了。从她过世的那天起,我就开始了一些非常奇怪的经历,虽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是很多细节我还记忆犹新。先说说我跟她吧。我应该...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回眸一笑


在我初三那年,我的青梅竹马因为意外过世了。

从她过世的那天起,我就开始了一些非常奇怪的经历,虽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是很多细节我还记忆犹新。

先说说我跟她吧。我应该是比她大一岁或者同龄,我记得我比她高一年级,但是我小学比一般的孩子早上了一年,这点不是特别确定,不过也差不离吧。

从我有记忆起,我们双方的父母就有很深的交情了。我的童年里也有这么一个女孩,一起玩耍疯闹。

说下她的家庭吧,她的母亲是我们那里出名的美人,但是却是一个单亲母亲,她还有一个弟弟。一个漂亮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在那个年代里,她的风评大家可想而知。而且还是在乡下,她的母亲也没有什么工作和经济来源,却硬是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也很不容易的。

后来经过大家的撮合,她的母亲和一个比她大近二十岁的男人结婚了,这个男人很黑,大家给他起的外号叫黑子,我叫他表叔,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这亲戚关系也拐了九曲十八弯。后来他生了个小女儿,虽然很黑,庆幸的是,长得像母亲,非常漂亮可爱,除了黑之外,我们叫她小黑人。

在家里,她的继父除了最心疼自己的小女儿,就是那个继子了,而她却是最不受疼爱的那个。三个孩子都像母亲,很漂亮,而她却最不受继父甚至她母亲的关爱。说明下,他的父母对她在吃穿用度上也不欠缺,在情感对待上却差了很多。

我们两家的关系有多好呢?从我上学开始,父母为了我读书,搬到了县城上。后来她也要读一年级了,就在我们家寄宿,一住就是两年。我的父母待她就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所有的待遇和我一样,对她从来不吝啬。给我买什么都会有她的一份,新衣服,新文具啦,只要我有的,她都会有。在管教上,也从不因为是别人家的孩子而有所放松,就真是当成自己的女儿在养。包括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在我们家住了一段时间都不愿意回家了,她叫我的父母爸爸妈妈,我们从来没这么教过她,最后她的父母接她回家的时候还哭闹着说要找爸爸妈妈(我的父母) ,足见我们家对孩子有多好了。

她的父母一学期可能也就来看她一两次,给我们家点儿所谓的生活费,说实话,照我们家这么养孩子,那点生活费真的不够看,所幸我的父母是很慷慨的人,为人做事也很正派,光明磊落,不计较这些,最主要的是,我们都很喜欢她啊。我虽不曾问过她,但我希望她在我们家感受到过家的温暖。

我学会骑自行车以后,第一次载的人是她。那时我也很胆小,因为我骑得也不好,小时候我一直都很瘦弱矮小。但是我硬是能带她骑到学校去,那时我们家到学校有一公里多路程呢,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带过去的。

后来家里做生意失败,主要是给太多人赊账,最后手里拿了一大摞欠条却收不回帐,举家就搬回乡下。这时她也学会了骑自行车,我们每天早上就一起骑车去上学。这时我们的年龄也到了十岁左右。然后我就在一个深秋的早上看到了我有生以来最美的画面。

我们一起在马路上骑行,深秋的早上寒风吹到脸上,有些冷。她突然叫我的名字,让我看她。她转过脸来对着我,咧着嘴,龇着一口整齐的白牙,对着我笑,太阳金色的光辉撒在她的冻得微红的脸上,眼睛很大,眉毛又浓又弯,留到肩膀的短发随着风轻轻飘舞(她的短发是因为我母亲嫌弃她不会打理,亲自动手给她剪的,后来她也留了很长时间的短发)。我当时看得有些呆了,路很长,却只有我们两个人。她似乎留意到我的状态,她就不停地呼唤我,“XX(我的名字),快看我!”,然后就转过头,一直对我笑。我忘了她呼唤了多少次,我只记得那笑容,很美。

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家里搬到了一个几百公里外的一个城市,另谋生路。在新的城市里,一呆就是多年,直到我上初三了,又因为生计,才搬了回来。后来我在一次别人的婚宴上,再次碰到了她,我一眼就认出了她,而且我们还坐同桌,但是我的性格比较内向,看到她虽然喜悦,但是话却没有说两句,她也认出了我,同样没说什么话。然而我没想到,这竟是我们最后一次会面。

初三我读了住校,后来学校允许初三学生在外面自己租房子,在下学期,我就跟其中一个舍友搬到外面住。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有一天我开始遇到奇怪的事情。

某个中午我正在午睡,突然就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鬼压床。那时的我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自然是非常紧张害怕,我越是挣扎就越难以挣脱。最后好不容易挣脱了,翻个身又立马开始压床,我一中午就要压个三四次,午睡完人都是虚脱的。

奇怪的是自从第一次鬼压床开始,接下来的每天午睡我都会鬼压床,经验多了以后,慢慢地就没那么慌张了。直到周末我到电话亭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要告诉我一件事情,让我别激动。相信你们也能猜到,她过世了。她过世的原因说出来有些荒诞,因为她们家的大黑。她去给大黑狗喂食的时候,大黑狗因为太激动,拉着铁链子四处窜,把她绊倒了,磕到了头。

她的母亲以为不是严重的伤,她一直疼到半夜给她母亲说头疼地睡不着,她母亲也只是做了简单的外伤处理。结果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人已经没有气息了,身体都已经凉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说实话,我没有哭,我描述不出我当时的感受,是痛苦伤心?好像也没那么伤心,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不哭,我直到现在都没有为她流过一滴眼泪。只是想起来,会很难过。

就是从这以后,我开始经历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突然想起自己鬼压床的事情,我第一次鬼压床正是她过世的那天,由此我感到一丝害怕。但是我想,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为什么会过来缠着我呢。我本来想着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为人做事明明白白,从来没有算计过别人,凭什么会怕。但是有几件事情真的吓到我了。

有天晚上,一个人在出租房,我的室友周末有时会回家。灯泡突然就开始闪了,我以为是电路不稳,但是我透过窗子看房东家的灯光,却是正常的,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怕不是她又开始了吧,好在闪了一阵就正常了。

最让我害怕的是我有一次用电饭锅做饭,那时我把米洗好,插上电,按下开关,按了几次它都跳了上去,要知道这个电饭锅之前没有出过任何毛病。好不容易按下去之后,我看着指示灯也亮了,代表开始煮饭了,我就开始写作业,写了一会儿,我觉得咋这么安静,就看了一眼电饭锅,指示灯居然不亮了,而且按键也没跳。我就很纳闷,就准备走近去研究,结果我手在就要碰到电饭锅的时候,那个指示灯突然亮了,说实话,这是我从小到大被惊吓得最狠的一次,整个人瞬间出了一身汗,马上瘫到床上去躺着大口喘气。

我的鬼压床一直持续到我上高一,每天中午各种姿势鬼压床。直到有一天,我爸骑电动车回家,路上突然窜出一条大黑蛇,一下就被我爸轧死了,我爸也差点出了车祸。回到家中,我爸就说了这个事,刚说完家里的就停电了,特别蹊跷,我当时也在家,就第一次跟我妈说了我的那些奇怪经历。我妈听完以后特别生气,就在黑暗中大声骂她:你个死丫头,我们一家待你这么好,为啥还要来缠着我们一家子。后面也说了好些话,过了会儿,家里也来电了。一切都正常了,奇怪的是,自此之后,我每天中午的鬼压床也没了。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你说这些事情真的就很奇怪,你说是巧合吧,未免有些太过蹊跷。有些人他们虽然走了,但是会一直留在我们心中。

文/拖延症晚期患者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