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的照片,消失的楼

清竹 校园鬼话 2021-01-23 18:40 55

摘要:最近很火的潘博文事件是发生在塘沽区,我的大学同学今天和我说这个事,我却想起来,2004年春节前夕,我和我同学亲身经历过的一件事,天津市区的都可以考证。首先声明我...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宿舍楼.jpg


最近很火的潘博文事件是发生在塘沽区,我的大学同学今天和我说这个事,我却想起来,2004年春节前夕,我和我同学亲身经历过的一件事,天津市区的都可以考证。

首先声明我不是专业写手,我只是记录和分享自己大学期间的一件或几件无法解释的事情。

04年春节前夕,我在K大上学,我是本地人,所以不用回家,宿舍的大部分同学都回老家过年了,我和我同寝室的同学Z,一起在宿舍沉迷于《奇迹MU》,每天白天在宿舍昏天黑地的挂机,晚上去网吧通宵,当时宿舍的管理是,放假留宿的可以在学校住,遵守学校的管理,我们这样黑白连轴转好多天终于有一天实在是受不了了,在宿舍昏天黑地的睡了一天,那天距离春节也就还有十几天,下午我俩都睡醒了,本来打算今晚不去通宵,白天因为一直在补觉,没有吃饭, 下午已经饿的不行,想出去吃个饭,我们哥俩到了仅开一个的食堂,却没有想吃的东西,于是Z提出,去旁边的C大吃饭,由于我们学校和C大距离很近,我俩以前也经常去C大吃饭打球,所以轻车熟路的我们骑上自行车就直奔C大那个可以点炒菜喝啤酒的小饭馆了

到了C大,锁好自行车我们才发现,那个小饭馆也关闭了。所以我们扑空,没办法我们想一会回去找个小超市买点面包泡面吧,但是来都来了,干脆就再玩一会,以前经常来的C大校园在假期显得格外冷清,下午四点多接近5点的时候,校园两边高耸的泡桐树把本来就不多的光线遮挡得更加阴郁。

那天还是阴天,光线特别差,我们顺着篮球场溜达,突然我们俩右侧出现一个非常破旧的6层建筑,我俩都没注意过以前这里还有这么破旧的一座宿舍楼,为什么知道是宿舍呢,因为窗户和阳台显示这不是教学楼,整个楼的建筑风格我也记不住了,就是觉得特别陈旧,C大本身的建校时间也不过几十年,感觉这个楼的设计风格是上世纪70年代的风格,印象深刻的是那扇浅绿色的木门,左右两扇门对开,门上有一条竖着的玻璃左边的玻璃上面全是灰尘,右边一片已经碎没了,露出里面黑洞洞的根本看不清。门上还有两根金属的斜插的门把手,每根大约1米8左右,上面的漆面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生锈和腐朽充满这个大门,感觉至少荒废了几十年,我们来过这么多次,从来没见过这座建筑物。

Z问我要不要进去看看,因为大门上没有锁头,我们也知道,要是废弃的宿舍楼,也应该是锁着的,但是明显这个门没有锁,我推开门进去了,里面是和我们学校宿舍差不多的结构,进去先是大厅,大厅墙上有面镜子,左手有一个传达室,左右两边都是走廊。当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发觉脚下踩得地面上咯吱咯吱的声音,由于楼道里很黑很静,显得格外刺耳,我们哥俩由于经常玩游戏的默契,对个眼神决定往右边走,顺着走廊我们进到了右边的宿舍区,由于此时已经是傍晚,外面的光线很难照到里面,宿舍楼力的能见度大约也就是3米左右,一开始Z走在我前面,后来我走得快,赶到了他前面,当我意识到我自己走太快的时候,我转身看Z,发现他正蹲在走廊中间,好像是在系鞋带,全程我俩也不敢说话,完全静默。

此时我突然感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受,那种特别想离开这个楼的冲动,但又不敢快速跑,只好大步且轻巧的向着Z所在的大厅门口走,这时我才发现,每扇宿舍门上的玻璃都碎了,我们脚下踩着的碎裂声,就是碎玻璃。当我走到Z身边的时候,他也站了起来,我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他并不是系鞋带,而是在地上捡起一堆散落的纸片一样的东西,我们来不及交流,一个眼神他就明白往外跑,于是我俩用尽力气快速往外冲,仿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我们。

当我们冲出这个破旧的宿舍楼,我们还是继续往外跑,跑出很远我们才松弛下来,把气喘匀了我俩才开始交流,原来Z和我的感觉一样,走到右边走廊的一半,他就觉得害怕了,但是又不敢大声叫我,好像是觉得一叫就暴露了,正在Z着急的时候他发现地上有一堆纸片,他就使神差的捡了起来,正是我回头看他的那个时间。

跑出来的时候,我俩互相也在观察,我们才知道Z手中拿的是一摞照片,大概有20多张。当时是2004年,照片已经在被数码相机取代的过程中,当时的4寸照片,都是方方正正的。而Z手上的照片,却不是,他拿的照片,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种,相纸四边带压花的,或者是四个角带压花边的老式照片。

我和Z站在路灯下面,开始看照片的内容,这才是整件事情里最令人觉得惊悚的地方,照片的主要人物就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但是看装扮却不像是我们这个年代的服装,男生穿一身牛仔劳动布衣服,女的穿着深色裤子,深红色的毛料上衣,明显是80年代之前的服装打版,但是两人拍摄照片的地方,确实是在当时我们经常去的C大,有在校内拍的也有在校外。

按说如果两人是情侣关系,拍照也很正常,但是奇怪的就是他俩在所有的照片里,都没有表情,全部是板着脸,直勾勾的盯着镜头,而且两人不管在哪张照片里的动作全都是直挺挺的站着,没有任何动作,就仿佛是用PS软件扣进去的。而且两人不管在哪里拍照,也不会紧密的站在一起,而是两人之间必定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也就是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这照片看得我俩是后背发麻,全身汗毛竖起,当时天已经黑了,我们再翻阅这一摞照片的时候,还进展的观察着周围,确认是我们经常来打球的那个地方,但还是在最后一张照片里看到了令我们至今难忘的,这两个人终于有了表情也有了动作。

最后看的这张照片,是Z拿着给我看的,当时他说话声音都抖了,照片里,男生和女生笑的很灿烂,但是地点却不是学校,而是墓地,在一个墓碑前,男的笑嘻嘻的趴在墓碑上,双手搂抱着墓碑,女生也是笑容满满的扶着墓碑,身子也依靠在墓碑的侧,两人动作也不生硬了,但是那种笑容和墓碑灰色的碑身红色的某某某之墓,让我们俩感觉头皮都紧了,我告诉Z,快把照片扔了,他疯了一样一边走一遍撕扯照片,跑到拐角刚才我们进去的那个旧宿舍楼旁边,把撕碎的照片扔在了地上,然后我们俩头也不回的往自行车所在的位置跑,骑车回学校买了点吃的,还买了瓶白酒,我们哥俩在宿舍吃饭的时候,谁也没提这件事,但是身上还在莫名的发冷。

吃饱了我们决定今晚不去上网,就在宿舍睡觉,也是喝了点酒的原因,我们就睡着了,半夜我被Z的叫声惊醒,然后我下床去推他,因为他睡上铺,我睡下铺,把他叫醒后,才知道他发烧了,试了体温表,他烧了39度,第二天我给他买了药,吃了也不见好,而且他嘴唇上起来好几个紫色的水泡,烧的也是越来越接近40度了,我说带他去医院,Z就说不去,冷。最后我把我们去外地采风买回来的那把银饰小刀放在他枕头下面,他睡着了,我就想,明天还烧必须带他去医院,结果第三天他就好了,只是嘴上的泡还没好,接了痂,大概一周才消退。

等Z完全恢复了,也快过春节了,我回家了,Z在天津也有亲戚,也去过年了,假期我们还经常一起出来玩,等下学期开学,我们哥俩想去再看看那个旧的宿舍楼,但是我们沿着上次去的那个路线,篮球场拐角处却是一片草地和简单的几个长廊,那座楼凭空消失了,我们两个人的记忆完全都被篡改了,就这么大点的C大校园,凭空多了一座楼,又少了一座,当时只有我俩见证了,却又毫无征兆的完全消失,今天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也是我经历过比较邪门的事件之一……

文/狸花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