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同灵异事件

清竹 真实经历 2021-01-26 17:36 49

摘要:大同,古称云中、平城,是山西省地级市,国务院批复确定的中国晋冀蒙交界地区中心城市之一、重要的综合能源基地。大同是中国最大的煤炭能源基地之一,国家重化工能源基地...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美女


大同,古称云中、平城,是山西省地级市,国务院批复确定的中国晋冀蒙交界地区中心城市之一、重要的综合能源基地 。大同是中国最大的煤炭能源基地之一,国家重化工能源基地,神府、准格尔新兴能源区与京津唐发达工业区的中点。素有“凤凰城”和“中国煤都”之称。

今天就来跟大家聊一聊大同的灵异事件。

1.加油站灵异事件

网传有很多版本,这里选择一个分享给诸位。

故事发生在2009年,七月十五的晚上,在大同市区到左右那段国道上,叫云西加油站。

当天晚上这个加油站有两个女的值班,平时这条路人不算太多,过往车辆就是几个拉煤的大车。

那天晚上有辆黑色小轿车去加油,其中一个夜班的女加油工出去加油。

问了一下这个车主,车主说加满,然后这个女的开始加油,但是一般小车油箱也就是300来块就满了,而且他车也有油。加油工看了看小车的油表,油表一直没有动。

最后女工人问司机你这车怎么加这么多油怎么就是加不满啊,都快400了,司机说你干脆加四百整算了。

加够400之后司机给了女工400块,这个女工还拿起来看了看真假,一看真钱就进去了,司机也把车开走了。

第二天交班时候财务对账发现了4张冥币,财务就要和夜班的对账。

开始以为这两个女工自己把钱黑了故意换成冥币的,后来两个女工说没有换,有发票的不敢黑钱。

于是就让他们回忆,终于有个女工想起来昨天来加油只有一个车给过四张钱而且还是真钱,并且把昨天给那个小车加油的过程说了一遍,说明自己拿起来看了确实是真钱。

后来财务说调监控吧,就在监控看到路上一辆给死人烧的纸车开了过来,然后这个女工就出去了,全程只看到一辆纸车没有看到人。

这个女工一直在跟空气说话最后加油时候油洒了一地,完了这个女工看到这一幕当场晕倒了,起来之后就疯了。

最后加油站请人做了做法事,据说加油站管人家女工一辈子的花销。

2.漂浮的人头

1973左右老王在山西一个深山当兵把守军火库,军火库背后靠着大山。

因为新中国成立没有多久,有很多外国间谍在中国打探我国军事事件,所以军火库藏在一个深山里进山有好几段的关卡。关卡与关卡之间有1公里以上,站岗的都是真枪实弹。只要一发现有间谍活动或者别的不法分子就直接开枪的,枪声一响省里都会来人,因此没有特殊情况是禁止开枪的。

有一年山里下大雨山体滑坡把军火库的几个房屋冲倒塌了,同时包括几个居住用房。当时负责军火库的营长给省里汇报,隔天省里就派人带上几车的建筑材料钢筋水泥什么的就来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人跟货物都分开,那时候条件不好没有那么多车,老解放里面也做不了几个人,工人们就坐在拉钢筋的车上。

由于才下过雨,进山的路本来就一条而且不是水泥路,还都是坑坑洼洼的山路,那会路是军人自己修的,车辆快到军火库的时候路面塌陷,车子发生侧翻连人带钢筋翻到旁边的一个沟沟里。

一车10几个人就没了。

由于车上放的都是钢筋,车子侧翻后带人钢筋一起翻旁边水沟里。

钢筋没有捆绑,整个一个透心凉,人都戳的血肉模糊。

老王每次说到这的时候脸上总是浮现出当时的惨状,能看出老人家当时悲伤的样子。

事故出了就要解决,营长给上面打电话简单叙述后,跟几个班长做了简单指示。

先把人弄上来,过两天家属要过来领人,当时负责这事就是老王那个班,那时候他是副班长,带几个人就下去了。

他说当时太掺了,人基本都是血肉模糊的,根本分不出来谁是谁。有几个新兵蛋子直接给吓跑了,还有人直接就吐了,营长直接下死命令,必须把人都带上来给家属一个交代入土。

军令如山没办法硬着头皮,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用军用麻袋给弄上去来,放到靠近军火库最后一个大门,过了大门在有1000米就是营地。

两天后家属要来认尸体这样血肉模糊肯定不行,要把头剃了换上新衣服家属好辨认,干干净净的家属见了也少点悲伤,营长下令把人搞干净换上新衣服。

当时一个营没有一个人敢的,营长也没办法带上几个班长去整理尸体。

大家都没见过这么掺的,包括营长个个胆汁都吐出来。

没办法营长就说,整理一个给50块,开始也没人,后来加到100一个,那时候100块算巨款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营地有一个抗美援朝下来的老兵,具体是干什么的有点模糊,好像是维护房屋带看门,就叫他老兵吧。

老兵接下这活,简单用毛巾把脸擦干净好辨认,一个死去的人没人扶是没办法理发的,找别人帮忙都没有给扶的,没法子老兵自己想个办法。

库房军人衣服都是整整齐齐四方一米高左右,找来两个把人给扶起来两包衣服往中间一夹,人往上一蹲正好把头发都给理了,总共7、8具都整整齐齐的等待家属过来认领。

晚上就盖上白布放门口。

第二天省里派车把家属接来哭的那叫撕心裂肺,包括营地所有人,都被悲伤感染了,都哭的稀里哗啦的。

人认领走后,门口残留的头发碎衣服都没有人打扫后面就是头发跟衣服出的事。

在事故发生的第三天晚上,门口两个站岗的半夜突然跑回来脸色铁青大喊大叫,有有鬼。

全班的人都起来了,班长连着两个耳巴子乱说什么,把两个人带到值班室问情况。

站岗的地方闹鬼,为了稳定军心就没透露情况,班长也不知道真假。

那时候非常时期,在毛爷爷领导下,打到一切牛鬼蛇神,本身就是兵谁敢乱说。

班长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巧的是隔天晚上就是班长站岗。

班长的老婆探亲住在营地里,当时情况是晚上两个班前半夜一个班后半夜一个,班长站后半夜。

两口子好久没见探亲假又短班长就没让同值班的人去,正好两个人拉拉家常,站岗两个人。

大概后半夜1、2点左右班长拖着老婆,人已经吓晕,1公里的路程硬生生拖了回来,班长大喊老王老王过来帮帮我。

一个班的人都起来了以为发生了什么特殊情况,当时老王在睡觉不知道发生什么,就看见班长满头大汗。

当时大概是八九月份,山里夜里有点冷,后半夜值班都要穿军大衣,整个人跟水洗一样。

老王就问发生什么事情,班长说老婆生病晕倒了,那时候人傻就没多想,赶快把班长老婆抬回探亲室,按人中按人中,拿药的拿药。

其实班长心里有数发生了什么,就没让大家那么麻烦,都让回去睡觉了,就留下老王跟班长两个看着他老婆。

老王就问班长晕倒为什么不回来喊人要把人退拽这么远,班长说人放那不安全就拖回来,老王也没多想抽了几只烟就回去睡觉了!

重点来了,第二天该老王站岗.,而且还是后半夜,跟老王一起站岗的昨天吃坏肚子食物中毒去不了,班长要从新安排别人老王没让。

兄弟们都不容易,营地有只军犬叫战歌多霸气名字,平常训练老王都带着,很听话的一条德国黑背后腿蹬地站起来跟老王差不多高。

晚上站岗带上有个伴,当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有一个新兵提醒老王今天是7月15号要不要他陪,老王就说我有枪怕什么,老王左手挎枪右手牵着战歌接班去了。

前面提到大门旁边是水沟,大门修的很宽,因为要走卡车坦克什么的。

老王是站在靠近水沟一侧,因为上面有规定一个人站岗必须要靠近水沟一侧,这样好观察水沟情况。

前面并没有什么特别,就远处山上有几个鬼火,老王胆子也大并没有放心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了,一阵阴风吹过,战歌往后退了好几步呜呜低吼着。

老王表达意思是,当时阴风吹的地上几个建筑工人的头乱飘,老王整个头皮就炸了,战歌就汪汪汪不紧不慢的咬。

老王小时候听老人说过,紧咬人,慢咬神,不紧不慢咬鬼魂

手里的枪抱的紧紧的控制着战歌,让它别叫了,大声呵斥着,老王想后面是营地前面还人站岗手里有枪怕什么,看看手表显示12点过5分。

过了没多会风变大了,老王讲当时情况就跟人掉进冰窟窿里头发炸的竖起来,战歌还是不紧不慢叫,突然不知道从那来传来指甲抓铁门的声音,吱……吱……吱,那声音在空旷山里别提多渗人。

老王大喊谁谁谁,出来,这是军事重地禁止入内,说过这话老王后悔了,有什么人能到这,前面还有关卡,脊梁冷汗直冒。

斜眼一看一团团白雾包裹头发碎衣服往门上爬来,指甲抓门的声音就从门边传来的。

我的亲娘来,这是什么东西。

战歌拼了命的往后退,拉都拉不住。

一直往后退到水沟边小门,背靠着小门。老王看看表还有大概3个小时天才亮,等那时候非得要吓死,不行要回营地。

回营地必须要绕到那边去才能过去大门,这边一般情况是不开门的,绕过去一定要回营地老王当时就这么想的。

但是战歌是死活拉不走,叫的让人心烦,索性老王就左手端着枪,右手把战歌给拉起来,链子往头上一套,正好让战歌站起来并排走。

绕过大门的时候老王就不敢去看,在靠近小门的时候突然哗啦哗啦大把头发从铁门上掉下来发出不可思议的声响,老王吓的后退几步,战歌更是拼命的往后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当时老王讲我要是仰面摔倒我就开枪了,开枪肯定会有人来,处分好过吓死,好容易过了小门,放下战歌拼了命往营地方向跑。

到了营地把战歌栓树上,军用皮带一脱甩开膀子的抽,嘴里喊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老王后面讲当时如果开枪,省里来人,乱开枪要被处分的。

班长听到狗哀嚎.出来看下也没说什么,就交代老王不要乱说。

军中散播谣言后果很严重,后面站岗都是半夜跑回来,大家都心照不宣都没提,慢慢的就没人站岗了,营长也睁只眼闭只眼。

再后来就有任务去了别的地方,我一直都很崇拜老王尤其是他的经历!最后祝老王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3.大同大学灵异事件

封印的主教楼正门:初来学校的人都会很奇怪,不同于一般大学,作为师院主门的主教楼北门竟然闭而不开,人必须绕到南边才能进入,哪怕是在盛夏,站在门口都能感觉到森森的寒气,令人毛骨悚然。从位置上看,主教楼北门地处四阴之地,两侧辅楼形似合拢,将南来的阳气止住而北往的阴气无从释放,导致常年不见阳光。传闻大概十几年前冬天,有个女生因为失恋,深夜在北门台阶前割腕自杀,因为当日大风狂作无人经过,尸体直到第二天才被发现,当时台阶前的鲜血已经冻结成冰,一大滩暗红色布满了整个北门口……不久,就有经过的学生听见此处有隐约的哭声和水滴声,学校不得已就彻底封存了北门,只在每年考试等人潮气旺的时候才暂时开放一下。校虽然矢口否认自杀一事,但北门凝聚的阴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消散……

消失的5号楼:1…2…3…4…6…7……怎么没有5号楼呢?其实当年建造东区的时候,是有5号楼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建设过程中,楼却常常无缘无故的塌掉,或是刚上好的楼板砸下来,反复了几次都是这样,虽然伤亡情况不清楚,但工程进度不得已停了下来。后来有位高人指点,现在学校所在的位置,千年前是个很有权势贵族的陵寝,而这位贵族的名讳中就有“五”字,所以现在5号楼因为犯讳才屡遭阴灵捣毁,如果工程想顺利进行下去,必须空过“五”另行排名才能暂时压住阴灵的怒气,工期临近施工单位无奈将5号楼换成了其他的序号,而此后建造真的一帆风顺,再没有出现坍塌的现象。至于代替五号楼避讳的是哪座楼,就一直不得而知了……

镇压阴气的1号楼:常听朋友抱怨,他们学校男女宿舍犹如牛郎织女,相隔久远。听说师院东区男生楼竟然夹两座女生楼而立,都羡慕的不行,埋怨自己学校不这么通情达理,可你真的认为学校真的是为了促进男女感情吗?早先东区建造完毕,处于北侧的1、2号楼都是安排给女生居住,路南3号4号才是男生楼。谁知入住不久,就不断有女生投诉1号楼不太平,常能听见奇怪的声音还有模糊不清的人影,很多女生甚至不敢在晚上走出寝室。传言1号楼的地基是打在北魏一个将军的墓正上,女生的阴性体质变相增大了阴魂的力量。随着投诉事件的增多,女生开始不断向学校建议更换宿舍楼,越闹越厉害,但当时只建了四座楼,学校没有办法,就自做主张让3号楼的男生和1号楼女生互换了楼层,希望能借男生的旺盛阳气压制住阴气!谁知道歪打正着,从此1号楼就再也没有发生过怪异的事情。男生楼夹女生楼的局面维持到了现在。可谁敢保证,这能永远有效呢……

床头的红头绳:这件事发生在03和04年之间。刚考完试大家都忙着回家过年,6号楼的一个男生也准备等外出打工的姐姐一起回家。那时宿舍已经快要没人了,男生就留姐姐在宿舍住一晚第二天走。当晚姐姐起来去厕所,却惊讶的发现弟弟的床前站着一个影子,仔细一看是个男孩,“他”冲姐姐一笑就突然消失了,吓得惊慌失措的姐姐没敢叫醒弟弟一直醒着等到天亮。早晨起来后更令姐姐害怕的是弟弟床头不知何时竟然被绑了一根红头绳,而这时她才想起前一天她在另一张床上也发现了同样的红头绳……害怕之极的姐姐没来得及解释带着弟弟马上离开了宿舍,据检查宿舍的管理员说,有间宿舍很奇怪,六张床竟然都绑着一根红头绳……

半夜响起的敲门声:那年冬天特别冷,大家早早都睡下了。大概半夜快一点的时候,门外突然有人梆梆的开始砸门,靠门的兄弟嘟囔着去开了门,还以为去通宵的人没占到机子回来了,谁知道打开门一看,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那位兄弟打了个冷战,赶快把门关上了,估计是旁边宿舍的人上厕所敲错了吧。又过了不知多久,砸门声又响了起来,“走错了”门口的兄弟大吼了一声,可砸门声并没有停止,兄弟只好离开刚捂暖的被窝,谁知道竟然还是没有人,这下宿舍的人都有点怕了,关上门打算谁再敲也不开了!不久,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砸门声,砸吧砸吧,反正不是兄弟的门……呼……第二天一早,就听楼上的人都说起昨晚的敲门声,除了我们,三个楼层的好几间宿舍都有同样的经历。不寒而栗!最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位哥们聚餐喝得酩酊大醉,熄灯后才回来,脑子迷迷糊糊的走错了楼层,逮到一个门就开砸,见没人开门就爬着换了一层继续砸,最后竟然睡在了自己宿舍的门口,被起来上厕所得舍友发现。怪不得我们两次开门都没有人,感情这位仁兄恋恋不舍,砸了一次竟然去而复返又试探了一次,人吓人吓死人啊!

如果将学校看作一个八卦的话,主教楼和东区宿舍楼一在坎位,一在离位,坎为水,离为火,水性至阴是最易吸纳阴气魂灵的方位,而离火虽旺,但其北主沼泽的兑位空无一物,低于南侧,导致离火上泻而去,难以与坎水互补,才导致本来应是两大生门的休门(坎)和景门(离)有名无实,而最利学业的景门生气外泄也无法起到作用。如果能于此二地起代表山的艮位高层建筑,调和水火,灵异的来源或许会变成有利学生的吉地。

4.没有下巴的妇女

这个故事也是我们大同发生的,在南郊区曾经也闹得沸沸扬扬的。

煤矿为了生产都是24小时开采一般一线工人都会分为三班制,一个班八个小时,这个女工二班下班一般都是深夜一两点钟的时候,一般煤矿都是禁止女性下井的,一般一线工人都是男性,二线工人都是白班没有夜班。有些工作辅助一线工人会跟着下井工人三班倒。有个煤矿女工下了二班,这个女工就是负责给一线下井工人洗衣服拿工作服的,所以她跟着下井工人一起倒班,这个女的下了二班之后已经深夜了,一般煤矿工人都习惯每天洗澡,单位澡堂正好坏了这个女工当天下了班没洗澡特别不适应,坐班车到了南郊之后正好有个小澡堂开着,这个澡堂一般就赚一些矿工的钱所以24小时开着。

进去之后老板说我给你热水吧,水有点凉你等个几分钟再洗,现在没人洗的呢就你一个,搓澡的早就下班了,你要是想搓澡没法搓,你看你洗还是不洗,要是洗我就给你热水去。

完了这个女工就说洗,没有搓澡的自己搓就行了。

说完女工就进去了,进去之后这个女工听到里面有流水的声音,进去看到有个体型中年妇女的女人背对着她洗澡。

完了全程洗的时候两个人没说一句话,这个女的就背对着她洗澡,完了女工心想既然来洗澡不搓澡有点不舒服啊,要么和她商量一下互相搓一下吧,完了这个女工过去就和那个女人准备商量。

刚说完话这个女人一回头直接吓得这个女工叫了一声晕倒了,事后老板看到女工半天没出来一看晕倒了,最后送医院醒来之后疯疯癫癫的,后来请了个二宅,我们这里就是会看邪病的人的称呼,给看好的,看好之后原来这个女工当天看到和她一起洗澡的那个女人没有下巴,事后老板也找人给送了送才重开的澡堂。

5.飘着的女人

有一次,我和我老婆坐2路(当时向阳里修路2路车和15路车是一条路行车)公交车从岳秀园到沃尔玛去。

当时是中午,车很空,我们坐在最后一排。从岳秀园到文化宫,几站路都没有几个人上车。

但是到了文化宫后车停站了,突然涌上来许多人。大大小小的,大家挤啊抢啊,为了一个座位你争我夺。我和老婆只顾着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车子又开了两站,人更多了。我无意地发现车门口上来个PLMM,她似乎也在看我。虽然这时候老婆就坐在我旁边,但我也不免多看了她几眼。穿一身白色的长裙,老实说MM还是蛮漂亮的,可我总觉得不对劲,一时又说不出来有什么地方不对。我注视着MM,看她从前门往后门挤过来。

这时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我突然发现这个MM走路的步伐不对。准确地说她不是走过来的!

普通人走路,即使在拥挤的车厢里,也应该是看得出迈腿的动作的。而这个女孩的双手拉着车厢上部的扶杆,人在移动,双脚却没有一点点分开。也就是说她没有迈动步子,身子却一点点地往我的方向移动过来。慢悠悠的,平滑地,轻盈地——飘着!我发誓,她真的是在飘。

我眼看着她从前门飘到后门,而后在人堆里停住,不再移动,开始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周围的人。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车厢里所有的人都是一个踉跄,她也一样。但是我看清楚了,她的双脚完全没有做出跨出的动作,而是直挺挺地往前飘了将近半米,停住。

我吓坏了,一身鸡皮疙瘩。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见鬼了。鬼是不能走路的,只能飘浮,因为他们的脚不能沾地。但是老婆就在我身边,作为男人,我必须冷静。

我牵住老婆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低声对她说:“如果今天有命回去,我一定要买辆车。这辈子我再也不坐公交车了。你看前面那个女孩,她在——飘!不过你别怕,我是清明节出生的,鬼神不侵。”

老婆倒是胆子很大,侧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冷冷地说:“买车你想也不要想,人家女孩儿穿着溜冰鞋呢”……


文章有网文整理而成,不能保证事情的真实性,切勿认真。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