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第一“凶宅”锦新大楼灵异事件

清竹 真实经历 2021-01-29 20:57 290

摘要:台北市有一栋著名的闹鬼大楼,那就是位于中山区的锦新大楼。这栋坐落在台北市精华地段,却又有“台北市第一凶宅”之名的神祕大楼,过往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件,才拥有“第...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锦新大楼

台北市有一栋著名的闹大楼,那就是位于中山区的锦新大楼。这栋坐落在台北市精华地段,却又有“台北市第一凶宅”之名的神祕大楼,过往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件,才拥有“第一凶宅”的称号呢?

蝴蝶大厦,包租出售

锦新大楼的前身,从现有可查到的资料,推测应该是稳泰建设推出的“蝴蝶大厦”。这栋位于新生北路与锦州街交叉口的大楼,大约完工于1976年,并在同年推上市场贩售。

有14层高的蝴蝶大厦,以“多功能大楼”为卖点。它不仅有“直达锦州街陆桥的旋转大门”,更将一、二楼规划为“舶来品中心与餐饮中心”,三到五楼是“套房办公室”,六楼以上则是“精致小套房”,地下室还设置快洗中心、美容院、理发厅、三温暖中餐厅与电话总机等等。

不仅如此,顶楼还设有“具等边三角形的防火梯及屋顶救灾直升机停机坪”,更早在如今的酒店式管理风潮出现之前,便走在潮流之首地提出“提供观光酒店般的管理服务”。

只要每个月一万元,你就可以拥有想中的上流生活!对于当时正处于经济水平的台湾人来说,这虽然不是笔小钱,但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数字。

因此,建设公司也很贴心地打出“包租出售”的招牌——想要当包租公、包租婆吗?来买蝴蝶大厦!和建设公司签订三年的包租契约,投资20多万元,就能保证月租收入9000元喔!大家一起发大财!

尽管拥有这么先进的观念,但当年的楼宇负责人却疑似有“一屋两卖”的情况,导致了许多纠纷。最终,蝴蝶大厦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将240个套房卖给不同的“持份人”,这些“持份人”共组成一个“时代大饭店”开始营业。

然而没有多久,他们就陷入意见不合、经营不善的困境。1982年底,由许姓、谢姓、林姓与程姓四人向时代大饭店的董事长王铁山承租建筑,打算再做二房东分租出去。

几经波折,这个计划终于尘埃落定。然而,当二房东们乐呵呵地准备发大财时,他们完全没想到这样“完美”的计划,最终却引火烧身。

时代大饭店的熊熊烈火,烧出玻璃帷幕的公关危机

1984年5月28日上午,14层高的时代大饭店发生火灾。这场导致19人死亡,49人轻重伤的大火,是“18年来最惨重火警”,迅速地引发了众人的关注。除了常见的火灾报导(“八楼跳下逃生,压伤消防队员”等)之外,更大的焦点是集中在这栋大楼的建筑型态上——那就是玻璃帷幕。

几乎可说是美国式建筑代表的玻璃帷幕大楼,在战后的美援年代,迅速地成为台湾当地人心目中“现代化”的具体象征。

在高纬度的美国,太阳是稀缺资源,拥有大片玻璃,可反射阳光同时还能保存温度的玻璃帷幕大楼受到欢迎可说相当正常。更别说要做出这么大片的玻璃所需要的工艺技术了,听起来就还挺高大上。

钢铁、水泥与玻璃,就此构成了摩天大楼这个现代景观。

然而,当地人仰望摩天大楼,并且将之视为现代化的标竿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似乎都忘了一件事:台湾省作为一个亚热带岛屿,每年至少有六个月是被烤箱般的气候所支配,真的不需要更多阳光了。

然而,在“现代感”就是“高楼大厦!高楼大厦!还有高楼大厦!”的想象下,完全无视本地气候的玻璃帷幕大楼,仍在盆地里杂乱地生长了出来。

时代大饭店那坚固的玻璃帷幕(据称受灾者里有跆拳道选手,他也打不破玻璃墙),加上当时仍相当匮乏的防灾意识(拥有240个房间,且在地下室与二楼都设置餐厅的时代大饭店,逃生用的安全梯竟然只有两座),在建筑物的装潢均是易燃物的状态下,让这场火灾成了“烟囱效应”的绝佳示范。

在浓烟无法排出的状况下,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这场大火不仅烧出了玻璃帷幕大楼的安危讨论,更逼得市政府不得不直视时代大饭店的另一个问题——色情营业。

越战大兵创造的笙歌奇迹

说到台北市的旅馆业之所以得以蓬勃发展,战争其实在里面扮演了重要的因素。1965年越战开打,美国将台湾设定为美军的后勤中心,提供补给、装备修护与度假的功能。

到了70年代,来台湾度假的美军人数已达每年20万人之多。在这之中,最受到大兵们欢迎的娱乐,除了酒与性之外,就是买东西了——是的,购物疗法,也适用于男性!

美军聚集的地方,就是传说中的“美军福利社”(Post Exchange, PX)。在这边贩售许多进口的美国货,从烟、酒、衣服到零食(可乐!冰淇淋!)一应俱全。

对于当时的当地人来说,美军福利社不啻于奢侈品天堂。而满手美金的越战大兵们,则是再引人垂涎不过的肥羊。台湾人无法进口美军喜欢的吃穿用品,但酒和性那有什么问题?

美军福利社的位置在中山北路三段,因此沿着中山北路、民族东路、林森北路、民权东路、农安街、双城街一带,成了夜夜笙歌的红灯区。

而为了提供陪酒女与美军玩乐,周遭的旅馆业也兴盛了起来。越战结束,美国人离开了,但色情业留了下来。至今,林森北路周遭仍是台北市有名的笙歌场所。

1996年,锦新大楼再次发生大火

时代大饭店正是它们其中的一员。它的运作模式是这样的:饭店业者违法分层分租给二房东,二房东或者经营色情行业,或者再次转租。

层层转租的情况下,不仅出入份子复杂,大楼内部的管线分布也被接的乱七八糟,更没有人搭理安全梯的逃生门是否畅通无阻。当年许多被困在火场的民众,后来都表示通往安全梯的铁门被锁死,让他们无处逃生。

火灾后,从建管处到观光局纷纷跳出来说明他们为何明知时代大饭店里有种种问题,但却都“无能为力”。最后,检警将饭店董事长、负责人、饭店保养组长,以及3至14楼旅馆部各层负责人等全都移送法办。

时代大饭店,就这样走入了历史。

时代大饭店结束营业后,改名“优仕大饭店”继续经营到1993年。之后,饭店以套房形式出售与出租,在1996年的火灾发生时,已有312名住户。

尽管锦新大楼在1996年的8月左右成立了管委会,然而在周遭环境的影响下,承租者不仅流动率高,同时出入份子也较为复杂。

在走廊裸奔吵闹、大打出手、刀刃相见等,对管理员来说都是日常风景。1996年发生的火灾,其实正是由于这样龙蛇混杂的情况:六楼的住户与他人有了纠纷,愤而纵火烧屋。

这次的火灾造成2死60人受伤。死亡人数虽然大大降低,但其中一名死者系因难耐浓烟,自行从高处跳下,却在坠落途中撞到冷气机,最后导致身首异处。

这个令人感到惊悚不已的细节,与二度遭遇祝融的巧合,更增添了锦新大楼诡异的气氛——以致于在1986年间在邻近的林森观光大厦发生的“烧肉粽事件”,也在口耳相传下成了锦新大楼发生的故事。

2010年,锦新大楼传出男友杀害女友后自杀的双尸命案。算一算,共有23人在此横死(有些报刊写24人。多的那一人是哪里来的?想着想着,笔者忍不住也觉得可怕了起来)。以屋龄不过43年的房子来说,确实有点太高了,也难怪锦新大楼的灵异故事不断,更被冠上“台北市第一凶宅”之名。

不断升降的电梯、摆满牌位的房间,以及亲切询问租客的女鬼

在锦新大楼流传的鬼故事,大抵上以电梯作为最常出现的场景。根据《东森新闻》的报导,有一名住在10楼的男住户说他有次搭电梯,电梯却“自己跑到14楼,又跑到地下室,又跑到14楼,又跑到地下室;最后停在地下室,门打开的时候是一个白色的门,关着。”

《TVBS》则报导有住户曾想搭电梯到1楼,电梯却直直往顶楼。《ETtoday》则找到一名曾住过此栋大楼的警察,他表示当年想在此处租屋,一出电梯遇到一名年轻女子问他是否要来看房子,两人便聊了开来。之后屋主来了,女子消失,警察和屋主谈到这件事,屋主脸色僵硬地表示警察讲的似乎是他以前的房客,“被男朋友骗来做酒店小姐,2个月前自杀走了”(这难道就是消失的第24个人吗?)

这些鬼故事几乎都围绕着“电梯”这个能够迅速沟通各楼层的现代设备。电梯本身所具备的连接性质,加上锦新大楼的事故其实大多与逃生不及时相关,从中其实也不难看出过往事件的阴影是如何幻化为鬼故事生成的样貌。

锦新大楼的问题与其说是鬼魂不如说是设计不良跟公共安全造成的悲剧集合

另一个让锦新大楼充满神秘面貌的,是六楼所在的联合家祠。这个家祠为何会设置在此,原因不明,有说法表示这是祭祀在此意外身亡的民众。然而据报导,家祠内的牌位数量高达“百人”,但历年来的罹难者应该不到这个数字,加上既然名为“家祠”,则这个说法其实有点牵强。

有着灵异传说的锦新大楼,在进入21世纪后,在顶楼建造了一座土地公庙。居民说这座土地公庙原本在一楼旁边,后来因为盖停车场所以移到顶楼。移位之后,大楼的诡异传闻终于停止,“开始顺风顺水”。

这或许是土地公与千手观音的联手保佑,也可能是管委会励精图治,无论如何,1976年就盖好的蝴蝶大厦,在40年后,终于达成了它原本的目的——让人们有个小窝,安居其中。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