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生命,远离笔仙

清竹 真实经历 2020-09-20 21:01 155

摘要:弟弟突然走了我弟弟2020年9月14日晚上11点半意外死亡。我弟弟去世前我们全家人没有任何感应,死亡的那天晚上,我,我爸妈,其他亲戚朋友,包括他女朋友,都没有任...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弟弟突然走了

我弟弟2020年9月14日晚上11点半意外死亡。

我弟弟去世前我们全家人没有任何感应,死亡的那天晚上,我,我爸妈,其他亲戚朋友,包括他女朋友,都没有任何感应。

突然就走了,所以到现在我们都不敢相信,难以置信。

事发前一晚还跟父母通过话,事发前几天还跟我聊的很好。

突然就没了。

在泰国读书,去医院看病,打完针回宿舍一个小时就昏迷了,昏迷了3个小时晚上11点半就去世了。

宿舍舍友回国内了,因为疫情没回去。

所以就他一个人。

死了都没人知道,第二天我们联系不上他,就很着急,找老师强行打开门,进去一看,人已经死亡十几个小时了。

我弟才21岁,唉,他还这么年轻,什么都还没经历过。现在想想是我们对他关心太少。

我们这有个说法,亲人死亡后前三天,家里会有动静,是亲人回家来看我们了,但是我们守了好几个晚上,都没有动静,也没有到他,所有人都梦不到他,不知道为什么?

意外死亡能进入轮回吗?不知道,在国外死了,问他们老师,大多数都是在国外火化,带骨灰回来。

唉,不知道过去怎么给他穿衣服,都已经冻僵硬了吧。

一世人两兄弟,他是我们家最小的,我们都很在乎他。

我最在乎的就是他了。

从小是我带着他长大的。为什么他不想回来呢?

连父母和哥哥都不想见吗?真的很伤心。

我们推测是医院打针所致,可是他去的是个私立医院,现在律师说胜算很低,很难证明是医院导致。

找大使馆申请特殊签证,我们想过去看看他,本来想把他遗体带回来,结果那边的运输公司说现在疫情期间,国内航班都不接受遗体运输,国外航班也都取消了,真是特别不顺利。

实在没办法,就只好在那边把他火化了。

事发到现在,没有一次梦到他,我们全家人都伤心难过,他走的静悄悄的。

也不回来看我们一下。难道有那么不想见我们吗?

@哈哈

笔仙

首先先告诫有这方面想法要去接触笔仙的年轻人,不要碰,不要玩,不要好奇。

这个世界上,不管你是不是有神论者,灵体都是存在的。

如果召唤过来的不坏还好,真的遇到恶灵后果无法想象,而且都得你们来承担责任。

要学会敬畏世间一切万物。

那两次都是在我高三的时候。

我是艺术生,高三在外地画室集训。在画室里我认了一个朋友当师父,以下就这么称呼她吧。

那段时间画室里有贼,经常偷学生手机,又没有抓到。

我师父的手机也没能幸免遇难。

那时候的她非常愤怒,向校长反馈并且总抱着一丝能找到的期望。

我和师父是一个宿舍的。

有一天下午我回宿舍休息,发现她正抱着一个画板坐在床边。

我走过去她忽然问我要不要玩笔仙。

我也有听说过笔仙的传闻,但是是不相信的,就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为了了解召唤过来的是什么,特地查了百度,也了解了大概要问什么。

这里要说一下,因为只有两个人,所以我不知道算不算仪式不完整。

但是后面确实出现了有点诡异的事。

我们用画板当桌子,两个人跪着,开始等待手里的笔动。

过了一会笔开始滑动了。

这种感觉很微妙。

我甚至怀疑是师父在用手推着我的手和笔走,但是当我向她投去疑惑地目光时,她也正疑惑地看着我。

我俩一起朝对方摇了摇头,示意不是自己动的手。

后来师父问了笔仙一些问题,类似手机在哪啊,贼叫什么名字啊,月考能不能顺利通过啊啥的……

笔有的时候有动静有的时候没动静。

我现在想来,这种“贼叫什么”的问题,笔仙肯定没法回答啊。

但是当时觉得哇神了,笔在动。

在师父问完问题以后,我们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怎么个严重法,就相当于给病人做手术,都处理好了,忘记把伤口缝起来。

我们并没有把笔仙请走,而是直接把笔放下来了。

师父起身去厕所了,而我准备上床休息。

路过桌子的我,发现桌旁的床上有个舍友正睡的很沉,就小心翼翼地准备找根耳机线上床。

就在我抬头的一瞬间,我发现,那个熟睡的舍友正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至今都记得那个眼神。当

时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惹到她了。

思来想去,答案是没有。

于是我小小声叫着她的名字,问她我是不是打扰到她休息了,着实对不起。

她没有说话,一直死死盯着我的双眼。

我浑身的寒毛唰的一下就起来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僵持了大概一分多钟…我个人真的觉得过了好久。

太瘆人了。

我身后路过了另一个舍友,那个瞪我的舍友慢慢把眼睛闭起来了。

我心想,这应该是人为吧……

就走到她床跟前,想问问她我是不是哪里惹到她了。

嘿,结果。我叫了她半分钟,最后差点上手连摇带晃,她终于睁开了眼。

睁开眼的第一句话是,问我干嘛。

我说你刚才为什么一直瞪我,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可以直接和我说出来。

她的脸迷惑地皱到了一起,和我说她睡着了。

睡觉?

我向她再三确认。这个舍友一直都在睡觉。

那刚才瞪我的是谁?

我才反应过来…是真的迟钝。

这时候刚好师父上完厕所出来,我赶忙奔向她问,我们少了个步骤,是不是还没能把笔仙请走。

她听完我描述刚才遇到的事,脸色瞬间变了。

那天下午我也没休息,坐了会直接去上晚课了。

晚上回宿舍,我问师父怎么处理,她告诉我她把那张请笔仙的纸烧掉了。

第一次请笔仙的事告一段落。

考虑到第一次没能得到一部分问题的解答,我和师父决定第二次请笔仙。

不仅如此,还把时间改在了晚上,地点是画室最偏且无人的地方。

现在想想,真是仗着年轻不怕死。

那时候我硬hao了个小伙伴跟着来,不需要她和我们一起召唤,只要她帮我拿好牌就好。

这里插一嘴,因为答主妈妈信佛,给过我一块护身的经文牌,我一直都挂在胸前。

我是个有神论者,因为之前遇到过些许灵异事件,通过佛牌的保护和默念经文安全度过了。

在我们决定第二次请笔仙的时候,我和师父说可能我戴着佛牌,它们也不好接近,那这次我把护身符摘下来,再叫上一个伙伴,如果她看我不对劲就立刻把护身符套我脖子上。

只能说幸好没不对劲,如果真有事了,套上也没啥用。

第二次召的笔仙特别乖巧,师父甚至问出了它是一个婴灵。

但是依旧没能得到手机在哪的答案。

我们非常顺利的把它请走了:笔划出纸外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

之后没有再动过笔仙,也再无好奇的想法。

这件事后来说给妈妈听,毫无意外被数落了一顿。

因为我真的从小就对灵异方面的事很有兴趣,在别的小孩有着正常梦想的时候,我的其中一个梦想是驱魔师…噗。

到现在有时候也会有这种想法,但是都会告诫自己,每个人的命格都不一样,这种是职业挑人。就当作是想一想的梦想吧。

大学在大家都像少女一样看综艺的时候,我像个老干部一样片泡饭。

几乎没有我没看过的恐怖鬼片。搞笑鬼片排除在外。

自己也懂一些日常生活上的说法,比如什么进酒店前敲敲门啊之类的。

因为唯独有一次疏忽,我就遇上事儿了。

其实一直都很敬重天生阴阳眼的人。

可能本人很痛苦,但是其实算一种天赋。

只是有了这个天赋的人,比起普通人要承担很多事情。

我个人虽然看不见灵体,但是感性能力挺强的。

有不少人在我第一次登门拜访的时候会问一句,你感觉我的家里干净不?

我是怎么知道自己感知能力强的:我之前其实感觉到家里有灵体,而且清楚的认定是个女性。

这点在我有一个阴阳眼远房亲戚来做客的时候证实了。

他和妈妈说,有个女性和你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是不要怕,她没有恶意。

能用自己的能力帮别人的感觉其实挺好的。

这是我第一次在知乎回答问题发了这么多话,谢谢有耐心能看我逼逼到这里的你们。

能分享自己的经历,获得你们的信任感觉真好。如果看过不相信的朋友,就当看故事了吧~

@
良木

由于本站被安全联盟误报,现已停止更新,更多内容请移驾灵异信息网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